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异传]从夏南  

2006-11-19 15:56:27|  分类: 嘉平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   周定王十年 楚庄王十六年

地点   陈·株林

背景   陈灵公同大夫孔宁、仪行父君陈三人与大夫夏御叔妻,郑国公主夏姬乱,国政废废弛。御叔子徵舒(字子南)以凡人之躯而有神力。召殷寻仇不成,反被辟波剑伤。及醒,仇人奚房不知所踪。殷与舒俱学于云中子,舒受命清理门户。

 

旁白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匪适株林,从夏南!]

(陈国都)

徵舒  殷,点上一队亲兵,随我回株林。

召殷  株林出事了吗?

徵舒  不……君侯临幸,不得不归。

召殷  ……通常这时,你不都躲得远远的?

徵舒  ……殷,你看这批将士——哪一个不是跟随先君出生入死的?

我少西氏的荣耀便是为陈臣子,辅陈社稷。帷闱中事,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召殷  [骗人……恨已将你眼中清澈的朱明淹没,纵使你万般压抑,终有一天会爆发,如同洪水般将人吞噬……你逃不出——我也一样]

(苦笑)无论如何,师傅的修身养性之术,你学得比我好。

 

(两年前·楚)

徵舒  足下可是召师兄?

召殷  怎么,云中子那里没人了吗?竟派一个小子来清理门户。出招吧!

徵舒  召师兄,我知道你很强,强得足以惊天动地——但能够惊天动地的人,未必都活得惊天动地。

(一个时辰后)

徵舒  (作法)后土与皇天共鉴,以血为盟,守之以一,不离不弃,血脉不绝,誓约无尽。若违此誓,天诛其心!

召殷  ……你……究竟是……

徵舒  少西氏徵舒,云中子门下。不,刚刚已经出师了。

召殷  [不可思议地,我败在了这个从师仅四年的人类少年手上。而拥有超越任何仙人力量的他竟天生没有修仙的体质。难道这就是天意?天意擅长用错位来惩罚令天嫉妒的人。]

 

(两年后·株林)

徵舒  蒙主公恩典,赐嗣家爵,更委以重任,徵舒时时不敢忘记为国分忧。

灵公  徵舒有此心意自是国家之福。

恩……夫人呢?

(内廷)

荷华  主母,孔、仪二大夫又来问询。

夏姬  今天可不行,徵舒在家呢。

荷华  那奴婢径去回了他们。

夏姬  且慢,言语小心,莫触恼了他们。

荷华  主母何苦如此委曲求全……

夏姬  (苦笑)妇人一生之计唯在一子。身少时纵有千般风流,万般迷乱,自有徵舒后,便也只想相夫教子。奈何御叔去得太早,留下孤儿寡母无以为依,才不得不委身陈侯君臣。徵舒既已长成,复恐他会沦人笑柄。

荷华  公子若知晓主母的苦衷,应会常常回来进孝。

(前庭)

召殷  为何先行离席?(徵舒一瞥屋内,陈侯君臣三人打闹一片)

……

徵舒  眼不见为净……

殷,你找到你的仇人了吗?

召殷  ……

徵舒  如果恨可以改变这一切的话,我……我……

召殷  别胡思乱想,子南!忍耐虽然痛苦,但堕入仇恨深渊的人,只有一条不归之路……

(陈侯三人声音从屋内传出)

灵公  徵舒躯岸魁伟,有些像你,莫不似你生的?

仪行父 徵舒双目炯炯,极像主公,还是主公所生。

孔宁  主公与仪大夫年纪小,生他不出,他爹极多,是个杂种。便是夫人自家也记不起了。

(屋外)

召殷  子,子南……

徵舒  (握紧拳)殷,去召集军士。

(内庭)

荷华  (听见响动)什么事?(开门)咦?开门啊,是谁把门锁了?

(前庭)

徵舒  把府第团团围住,不许走了陈侯及孔,仪二人。

召殷  领命!

(屋内)

徵舒  (声音从外传来)快拿淫贼!

孔宁  主公不好了!徵舒此席,不是好意,如今引兵杀来,要拿淫贼,快跑吧!

仪行父 前门围断,需走后门。

(内庭)

灵公  (敲门)夏姬,夏姬救我!!

孔宁  主公,中门已锁断,喊也没用。

徵舒  淫贼哪里跑!

灵公  啊!?夏徵舒……(向东逃窜)

孔宁  (仪欲随之东逃,孔牵其衣袖)徵舒必追陈侯而去,你我当往西逃

(后园·陈侯欲从后门脱出,被障域弹回)

徵舒  (引弓,搭箭,聚气,瞄准)袭!!(陈侯与域灰飞烟灭)

(昱晨)

召殷  域破了,走了孔仪二人。

徵舒  国不可一日无君,整点兵马,入朝去!

(陈都)

徵舒  主公酒后暴疾身亡,遗令世子午继位。

成公  夏徵舒!(召殷挺剑)……

旁白  [周定王九年,陈灵公被弑于株林。世子午继位,是为成公,权在少西]

 

 

(数月后)

召殷  该来的还是来了……

徵舒  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快。

旁白  [周定王九年,陈成公元年,楚传讨陈檄曰:

楚王示尔,少西氏弑其君,神人共愤,尔国不能讨,寡人为尔讨之。罪有专归,其余臣民,静听无扰。]

徵舒  可恶!让陈侯朝晋,救兵也来不及了吗?

    少西氏本当是陈宗庙之臣,却成了断送陈的凶手!

召殷  子南,别这么气馁,背水一战,未必不能保全陈国。

徵舒  别说了,殷!你看街上的路人,他们看我的目光——每一个都充满了怨恨。

是的,是我以臣弑君,罪大恶极;是我借楚以事端,兴亡陈之兵;是我,为了一己私怨,将他们抛入战争。国已不国,我凭什么要求他们持械御敌?他们又凭什么为我效力奋死?楚是冲我而来,于他们何干?

召殷  那就将你的首级割下,献与楚王吧!

你击败我的箭到哪里去了?(离开)

旁白  [他说:“不要因你个人的仇恨而让他人受苦”]

 

(株林)

荷华  公子,东西已收拾妥当,随时可以出发。

徵舒  母亲,请上车。

夏姬  徵舒,是我害了你……

徵舒  母亲不必多言,到了郑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侧   你们那里也别想去。逆臣少西氏徵舒,快快束手就擒!

徵舒  君无道,是天要诛他!

侧   冥顽不灵!(举戟杀来,被徵舒飞身撞下车来,士兵一涌而上)

徵舒  [近身缠斗,根本无法脱身。用域,一次解决!]

袭!!(障域结起,大域构成)

屈巫  (见夏姬貌美)徵舒神力过人,又得真人指点,非常人能敌,不如先擒夏姬。

徵舒  [我害怕仇恨,它可以惑乱人的心志,明知万劫不复,仍不顾一切地冲向混沌,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我逃避它,它却紧追不舍……逃到郑国,逃到天下……我逃得掉吗?它就是我的心啊!但我却不知道我恨的是谁——陈侯?孔,仪?母亲?母亲…她还好吧?]

熊旅  逆臣徵舒,你母亲已认罪,还不速速就擒!

徵舒  (域溃析)[够了……有改天换地的力量又有何用?上天,你是为了惩罚我这种没用的人才给我力量的吗?]

屈巫  拿住他!

夏姬  不!不关他的事!都是我,是我的错,不关吾儿之事!(磕头)

熊旅  夏姬起来说话。

夏姬  (再拜,抬头,众人惊艳)不幸国乱家亡,贱妾妇人,命悬大王之手,倘赐矜宥,愿充婢役,乞活吾儿性命!

熊旅  (清醒)妇人之事稍后再言,徵舒之罪,天理不容,绝无赦理。

夏姬  大王……

徵舒  母亲,不用再说了,一人做事一人当。

熊旅  少西氏,你可知罪?

徵舒  知罪,罪在少西氏本不该生徵舒!

旁白  [楚庄王十六年,陈成公元年,擒逆臣夏徵舒于株林。]

  (陈都)

路人  该死啊,真该死!哪有臣子竟然犯上为逆的!

徵舒  [弑君为逆?我有想过吗?我只想侍奉母亲,为国效力而已……不,我只想匆匆地从这个世界走过,不留下一点痕迹。没有人会因此欣喜,没有人会因此受伤……

召师兄,我似乎看见你说的那条路的尽头了。而你的呢?似乎还很远很远……我死后,你便自由了。]

婴齐  行刑!

旁白  [楚庄王六年,楚平陈叛逆,庄王令将徵舒囚出栗门,车裂以殉,举国称庆。少西氏遂无后嗣。]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