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转]战国之鹰——浅井长政  

2006-12-17 12:41:31|  分类: 无双乱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浅井一族的由来,流传最广的说法是三条公纲的私生子最先采用浅井这一姓氏。据传,京极氏家臣正亲町三条実雅的长子公纲在嘉吉年间(1441-44),被流放到浅井郡丁野村时得一子。此子元服后自称为浅井重政,并由公纲引入京极家成为家臣。

  传说终究只是传说而已。事实上,在嘉吉年间之后发现的不少证据充分表明了上述说法是不足信的。首先,出现有浅井之名的是在建保三(1215)年长福寺本尊药师如来背铭中;其后,又有布有宽喜三(1231)年年号的円满寺之古钟铭上同样出现了浅井氏的名号……等等。

  浅井氏,作为战国时期北近江豪族。其前身却非出自名门望族,不过是北部近江浅井郡丁野乡附近的土豪罢了。当传到长政祖父浅井亮政一代时,方才开始振兴。究其原因,乃是因为浅井亮政此人文韬武略皆是上上之品。身为京极氏重臣的亮政,看准时机,趁近江守护京极氏内乱之机,与国人一揆相勾结,一举成功下克上,驱逐了上司京极高清。并以小谷城为据点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使得浅井之名崭露头角。而面对当年京极氏的强敌南近江六角氏定赖时,亮政选择与越前朝仓家结为同盟,同抗强敌。一时间,浅井家在亮政带领下,势力猛涨,丝毫不在六角之下。

  可惜人间五十年,岂有长生不灭者?亮政一生英雄盖世也终难逃天道循环的这一天。而浅井亮政膝下只有二子,一名高政,一个叫久政。长男高政向有「刚强而富有智略」的美评,为浅井家臣所瞩望。但不幸在大永六年十七岁时夭折。顺水推舟,很自然地,高政的弟弟,被称之为「豪气却无才智的不肖子」的久政就这么轻松地顶替了死去的哥哥继承了家督的位置。内政算是把好手的久政,在战阵之上的表现,叫所有浅井家人大跌眼睛(如果当时有这东东地话)。根本抵挡不住夙敌六角的攻势。最后,在亮政时代曾一度隆盛起来的浅井氏,到了他手里,只得以半附庸的形式才能继续存在。 

幼鹰展翅

  天文十四(1545)年,久政的妻子小野殿在小谷城诞下嫡子,取幼名为新九郎 ,又称猿夜叉。在新九郎两岁时,祖父亮政过逝,父亲久政继承家督位置。很快,不敌六角的浅井,只能以投入六角家结下实际的服从关系为条件休战。于是乎,梦想着再次兴盛的家臣们怀念亮政掌权的时代,对久政开始失望,只能把振兴浅井的希望放到幼主新九郎身上。而新九郎年纪虽小,但表现出来的成熟与聪慧确实为众家臣所乐见。可以因为新九郎对那些不满父亲的家臣进行安抚,又使这两父子的关系紧张起来,久政看新九郎,就好像「老鹰看孩子一样」。

  永禄二(1559)年,十四岁的新九郎在小谷城元服行加冠之仪。仪式上,领取了祖父的和备前守的名字,这让怀念祖父的新九郎十分高兴。但随后父亲久政因为臣服六角家的缘故,令新九郎接受六角义贤一字偏讳称贤政。这让新九郎很是不满。那知紧接着,久政又当众宣布「一日早与江南平井家,接亲子盟约」,强命他娶了六角家家老平井加贺守之女。忍无可忍下,沉寂多年的火山终于崩发了。

  不久,贤政邀请家老远藤喜右卫门,浅井玄番亮至其官邸,对他们讲道:「仔细想来,即便这是此乃父上之命,但想我堂堂浅井家继承人,怎能做佐々木(六角)的家臣平井之婿。依父上之意,此次江南之行,与平井接亲子盟约似乎是使我家继续存在而不可逆转之事。但是,我认为,安家治乱首虑应当是弓矢之取;布旗天下,需以武斗为其栋梁,其方乃正道。因此,治理强盛国家方为我之宿愿;与平井等接缘之事却非我所望。故欲将其女遣返,但这需要家臣你们的一致同意。」

  最后,家臣们终于达成共识:「如果殿真是想成为像您祖父亮政般的继任者,就应该清楚,久政殿绝没有一统天下的气量。而您,贤政殿,才是我们众望所归的浅井家领袖。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今之势,只求偏安一地是行不通的。只有奋发图强方能保我浅井之业。殿之言(治理强盛国家方为我之宿愿)我等认为必有实现的一日。」

家臣对贤政寄心以望,久政得知这一情况也是极为不爽。就这样,浅井内部发生了不小的骚乱。而理所当然的,平井家十分生气,向主家六角申请讨伐浅井,随后又得闻久政与亲子贤政之间势成水火。六角义贤以为,完全覆灭浅井的机会来了,遂于不久后发兵江北。江南江北斗争的始端形成。

  遣返平井之女的提案得以通过给了六角再合适不过的借口,大军一万直逼北近江。作为前线的佐和山城矶野丹波守,高宫城高宫三河守首当其冲遭受到六角军的急袭,可是向小谷城请求的援军,却还在久政的磨磨蹭蹭中迟迟未到。结果久政的部队是在高宫城落城之后总算缓缓赶至,可惜不但为时已晚,更惨是遭到士气正盛的六角军猛攻,全军溃败,狼狈不堪地退回小谷城,败走途中还被六角军趁势夺去了大尾城。

  而此时的贤政,却因为平井一事受到父亲久政的贬斥而无法参与战役,只能寄希望于被容许一同作战的木村日向守,然而最终浅井还是战败了。未能参与此次作战也成为了浅井长政一生的遗憾。

   而与六角的战争结束以后,久政又沉迷于鹰狩与游山玩水,不理政务。这使得早对他心存不满的浅井家臣团再看不下去了。暴怒的家臣聚集起来,异口同声地要求久政隐居并请贤政接任家督,执掌浅井家。

  当时浅井家在小谷城本丸旗本进行的评定会议给了诸家臣互相倾诉平日所想的最佳时机。浅井玄番亮.赤尾美作守.安养寺左卫门尉.木村日向守.山田入道顺唇斋.中岛左卫门尉等家老纷纷要求「追放久政,立贤政为家督以提高军队.将领士气」。听到众臣之言,浅井石见守则不停地劝止,「大家请不要再吵了,我们先去请贤政殿过来谈谈他的看法。我相信殿心中早拿定了注意」。

  贤政听闻此事,也匆匆赶到,向石见及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诸位所言均在情在理,但想过没有如果逼急了,那就是与父亲兵戎相见。这是天理无容啊!请恕我不得不拒绝这样一个明智的决定。」然而家老们马上回应道:「我们尊重殿的决定。不过,此事是我们经过再三考虑才敢当着殿面亲口说出。为的并不是要得到殿的承诺。想久政公最近只知鹰狩游乐,而大门紧闭,使我等意见难得上闻。如今也只有殿才能与我等同心协力,改变目下这对我浅井极度不利得状况。」

  家臣们异口同声的肺腑之言终于打动了贤政的心,翌日,唤来远藤喜右卫门,询问评定会议的结果。并立即邀请其中的强硬派阿闭淡路守;矶野丹波守;西野壹岐守至官邸商议。这些人,很早就有了疏远久政的表现,贤政此时召集他们正合他们的意愿。

  「此次请诸位家中重臣来此,是商议家督位置继承的大事。这绝非儿戏,所以我想请诸位与我一同商量个完善的做法。」

   在家中众人与贤政齐心协力下,夺权的阴谋在久政尚外出游兴时悄然形成。可惜对此一无所知的久政还在早崎海湾继续他的鹰狩时,而贤政已经在家中家老们的拥护下进驻了小谷城本丸。赤尾美作守.中岛宗左卫门.浅井石见守.浅井玄番亮等四人身着铠甲,开始向城中居民传达贤政继位家督的这一重大决定。「贤政虽说是对父谋反,然此举皆为浅井家业着想。如大家无法同心,则我浅井之命运堪忧,国将不国。」而家老们则赞同道:「贤政公此举绝非造反。久政大人不顾敌军深入我境,领地告急。只知游山玩水。致各地城主诉讼难以申上,大尾城因其怠慢而终陷于敌手。实在是难以服众啊!」

  为避免父子相见的尴尬,贤政委任浅井石见作为使者与久政交涉。而久政手下有四五十近侍对此表示不服,结果被统统流放到竹生岛去了。

  见大势去矣,久政无可奈何,只得卸下家督的职务,以辅助者的名义在井口越前守引导下搬到了小丸。浅井贤政正式成为浅井家家督。

  此刻时间,永禄三年十月五日,浅井贤政,十六岁。在全国诸多大名小名的举目注视下,逆改了君臣身份,继任家督位。一位超越其祖父古备前亮政的继承人,在国难当头之际,毅然领导起势弱的浅井家,在无人看好的情况下,艰难地迈出了登上他人生颠峰的第一步。

  在继承家督后,永禄四年正月,贤政迎来他十七岁生日。江北的大名小名纷纷在年头的祝仪上送来礼物,每年一次的盛大的宴会从久政一代起就没停过。不过,面对这样的盛景,贤政却没有半分洋洋自得。接受六角义贤的偏讳,迎娶平井氏之女儿在久政考虑中,或许是维持家族继续存在的小安心理,但在贤政心中,就不这么认为了。

  与六角大战在即,怎可再受义贤的偏讳!贤政决意改名。浅井备前守长政之名由此诞生。而关于长政为何取「长」一字,普遍认为的有两种见解。

   一有贤政对击败东海今川义元而一举成名的织田信长深感佩服取其偏讳一字称「长政」之说。

  另外的说法是源至于武运长久一词。取了其父「久」之上的「长」,有决心成为超越父亲的大将之意味。

  学者普遍认为后者的见解才是正确的。

  当时,在对阵六角最前线的是矶野丹波守的佐和山城,而周边的高宫城,大尾城,浅妻城已陷落于六角之手。因此,在长政的计划中,首先一步是急援佐和山方面。

  因此,在浅井家换代后不久,从未亲上战阵的长政得到了他初阵的机会。浅井家集结诸势合计九千三百,在家督长政带领下从小谷城出发,支援被六角军围困的佐和山城。永禄四年三月六日,长政的援军到达佐和山城城郊布阵。六角军也聚集一万八千(有说二万五千)的兵力,两军在野良田发生激战。浅井军的指挥者从久政变成长政,军队士气大震,拼命奋战。而六角方面因为没有输给过浅井,过于轻视对手的后果是虽然兵力占优却只能在浅井凶猛的攻势下勉强形成拉锯战。而矶野丹波守员昌见机大开城门,佐和山城守军杀出,两面夹攻下,义贤嫡子义治的军队对此根本没有任何准备,被矶野丹波守员昌所部当腰截断。局面一发不可收拾,一转眼便演变成了六角军全线崩溃。浅井势完胜,将江南势彻底赶出了江北。

   野良田合战的胜利,令浅井诸将对长政愈加钦佩。几年前久政为义贤追击时陷落的犬上,爱知等诸势终于回归浅井所有。得此结局,文武两道的达者长政功不可没,众人的感铭被清楚地记载于浅井三代记中。

鹰翔长空

   美浓大名斋藤右兵卫佐龙兴是当时战国大名中有名的无能者。他统治下的斋藤家逐显日薄西山之势。麾下家臣西美浓三人众,氏家常陆之介,稻叶伊予看守,安藤伊贺守实在看不惯这愚蠢主君龙兴的所作所为,与邻国的织田信长暗中勾结,欲拥信长为美浓之主。

  斋藤家臣旗头之一,素以勇名闻于天下的日根野备中守听闻此事,唤来舎弟的弥次右卫门尉商议,两人清楚地知道,龙兴根本不可能是信长的对手,斋藤的覆灭是早晚的事。但轻易背叛现今主君的武士也是可耻的,日根野备中守考虑许久,突然想到,龙兴的前人夫人是北近江浅井家出生,而浅井今日之主长政年轻英杰,假以时日,必可成大气。就这样,一个拉拢浅井家,以一战之威同与重臣们商量和睦,从而逼迫龙兴退位,由备前守占据稻叶山,阻止尾张信长闯入美浓的计划在日根野备中守脑中成型。

  永禄六年三月浅井势在日根野的邀请下,七千余骑朝浓州面出阵。计划通过一战迫使斋藤龙兴在一日间退避,大军进驻稻叶山。而二,三日则从离稻叶山的十町的地方鸣枪以示威胁,由日根野出面按照当初预定的那样让重臣们同意和睦,并令斋藤方的重臣交出人质作为保证。不过,因为部分家臣拒不交付,又不好正面攻城,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消耗着。

  得到浅井氏远征美浓消息的六角亲子认为此乃天赐良机,挥兵一万直取浅井方支城,包围佐和山城,高宫城,肥田城,不分日夜地攻城。各支城请求援军的报告雪片般涌到了小谷城。留守的下野守久政自知己方剩余兵力根本无法抵挡六角军,于是向盟国越前朝仓请求援军相助。

  当时朝仓家当主义景,答应了久政的要求,朝仓援军从越前出阵。另一方面,久政发信给了远征美浓的儿子长政,告诉他目前危急的状况,并催促长政务必要在佐和山城落城前回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长政得到父亲「如等到美浓入手则佐和山城小谷危矣。」的讯息,立即召集重臣军议。全员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便一致决定以赤尾美作守五百骑殿后,全军改向全速进军佐和山。得到浅井撤退消息的斋藤家臣对长政军发起追击,不过连续三次全被勇猛的赤尾氏击败。赤尾美作守顺利完成殿后任务。
        
浅井长政以矶野丹波守作先锋,与六角在美影寺川发生激战。在浅井军勇猛的冲锋下,六角旗本队承受了几乎是浅井军的全部攻势,没支持多久便崩溃告终。如此一来,六角军见主将最先奔逃,顿时士气跌落谷底,全线溃败。浅井长政趁势不但尽收江北失地,并一鼓作气,挥军南下,冲入了南近江属地。 
        
至浅井亮政以来,浅井陷于弱势,被六角逼在江北一地动弹不得的被动局面,终于在亮政孙儿长政的手里彻底逆转。战火,烧到了江南地头。
        
到了永禄十一年,浅井的势力范围除江北三郡外,又添犬上,爱智,高岛三郡。在长政及众家臣的共同努力下,流通经济发展政策在六郡的实施,进一步坚固了浅井领地经营的基础。
与此同时,尾张织田信长此时早完成了对美浓的征服。已将岐阜作为本城的信长答应了室町幕府最后任将军足利义昭上洛的请求。
        
也许是英雄惜英雄,浅井长政对织田信长极为佩服;而信长也对长政即位后表现相当地欣赏。在这一年,信长做主将自己的妹妹,有「战国第一美女」之称的市嫁与了长政。浅井织田两家联盟形成。
        
翌年,也就是永禄十二年,织田信长正式上洛,长政自告奋勇担任先锋。织田·德川·浅井三家五万大军杀入南近江,彦根一战,六角家覆灭。得上京的信长之助,长政统治下的浅井家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全盛时期。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