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将星守

2006-09-17 11:17:16|  分类: 短篇杂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鏖战既毕,嘶喊与咆哮已然消息,战争这根紧绷的弦,骤然松懈。月光静谧地笼罩,生命如残花般凋零,纵横交错的伏尸,发出无声的呻吟,凝积的怨念挣扎着渴求生的气息,却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正如落花终究回归尘土,当肉体崩毁,灵魂定然不能摆脱大地的束缚——来自哪里,便当回到哪里。此刻,有资格仍屹然而立,睥睨苍生的,唯有几棵劫后余生的枯木,以及那真正能担当患难的强者。黑夜掩不住她的光芒,月光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映出那年轻而冷俊的脸庞。血腥玷污了她靛青的战袍,持盾的手,微微随着呼吸颤抖。她带着倦意将煌天掷进泥土,倏而转身,极目眺望浩瀚星海,目光在星宿间游离,如同竭力寻找着一样找不到的东西。

“关平,在天的那头,你仍在为了大汉而战吗?即使是拼上性命,也要遵守诺言,千万不许输给我!”

黑夜啊!那深邃的帷幕之后,掩藏的可是那洞悉万物的慧眼?见证多少理想的燃烧,又目送着它们消亡……

 

 

自人学会了用火驱散黑暗,便用它召唤幸福。家家户户悬起灯笼,照亮成都的每一条大街小巷,浸透天际的晚霞,将黑暗拒于半边的天外。祝福的火苗跳着喜庆的舞蹈,从一个人手中传到下一个人手中,青年,少妇,老人,孺子……带着全城的虔诚祈祷,祝愿那对新人白头偕老,永世接受大汉先祖的福荫。篝火砌成的狭长光带如夜空中的金龙直通向皇城,让那琼楼玉宇,雕梁画栋的雍容,放射出分外的辉煌。此处有漆盘银樽,美酒珍馐;歌舞升平,丝竹盈游;骚人临风,武士击剑;群臣毕贺,觥觞交错。时新郎出而酬答宾客,新妇端坐榻上,挑灯房前。

三番敬酒,新郎已不胜酒力。刘禅贵为皇子,经历盛况无数,然成亲毕竟是第一次。纵使对方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是自己于芸芸众生中选出的唯一。再熟悉的人,此刻也那么陌生。迎娶一人,就等于背负她的一生,扛起一分重担。作为帝王又何尝不是呢?接手一国,就等于为千万人的一生负责,并不是可以轻易拿起或放下的。在刘禅看来,为一人之夫绝不易于为一国之君。唯有多饮那五酲,借着上涌的血气,才鼓得起面对的勇气。

红烛撩动着睡人的昏黄,刘禅掀起层层罗帐,满以为那等在春宵里的笑容会如莲花般绽放。帷中却仍是那不变的红颜,峻似云峰,冷若冰霜。

“星彩,曾几何时见过你的微笑?”

 

 

“真的没问题吗?你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那是昨天的事了,从今天起我便是一个真正的武将!要比父亲更厉害,帮刘备大人平定这个乱世,从新创造一个人人得以安居乐业的太平之世。”

“天下太平……是关平的理想吗?”

“不,不仅是我的理想,也是刘备大人的理想。父亲,张叔父,还有所有追随刘备大人的人也一定怀有同样的理想,才会相信刘备大人,并一直努力,即使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如果是那样,我也愿意相信这个理想,和关平,和大家一同守卫来之不易的和平。所以关平要好好努力,因为我会变强,变得有力量履行我的诺言,我要超越你!”

星彩如斯笑着,那笑容如同三月间灿烂动人的阳光。他没注意,在墙角的暗处,刘禅注视着她的一瞥一笑。

 

 

吴军将战鼓擂得惊天动地,每一击都震撼着白帝城的土地,城池被黑云般的铁骑压得透不过气。星彩伫立于门楼,极目所及,唯见一支支朝天的长戟,银白的锋刃在日光下闪着透骨的杀机。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巨盾,感受着那久违的重量。儿时激扬的诺言,亲友用鲜血书写的理想,如今都在手上,紧握住煌天,依旧是靛青的战袍,归来的是大汉的武将。张星彩,为自己相信的与信任自己的人挥出尘封的锋芒。

 

 

“星彩!”

“刘禅大人,请不要担心,刘备大人的理想不会断送在我们手中。!”

“不,不要去打仗啊!父亲,丞相,还有二叔三叔都死了,就连关平也……别去,我不希望你也……”

“刘禅大人,我是大汉的武将,我的义务是为大汉而战,为大家的理想而战——正因为相信它即使为之殉葬也是一种光荣。关平,他是真正的武者!!而刘禅大人则要带领大汉子民建立一个新的国家,请不要让先辈们的血白白流逝……“

“慢着!!星彩,我不许你去!!“

“……刘禅大人……我真的很失望……“

 

 

日薄西山,残阳如血

星彩立于门楼,远眺地平线那头,是无边无际的东吴大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涌向白帝城。星彩微闭上双眼——还有什么直得犹豫的呢——霎时娥眉一皱,勃然跃起。一颗旷世的流星直插入吴军心腹。

顿时,白帝城内人马攒动,擂鼓震天,四门大开,全城守军抱着背水一战的决心突出重围,犹如划空闪电撕破压城黑云。雷霆般的喊杀声顿时淹没在短兵交接的铿锵与撕心裂肺的惨嚎中。战场上的人早已忘记,自己战斗的初衷,本能地挥动大刀与长矛,前一步,便是横枪纵马,后一补,就有箭林矢雨。哪怕一时的失神,都要付出身首异处的代价。只见得人和人纷纷倒下,那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又哪里分得出敌我。

死亡与鲜血……这一切能否换来一个太平盛世?

在这混沌的撕杀中,唯有一人散发着异样的光辉。那是位灵秀的少女,玉肌冰肤,明瞳朱唇,玄乌的秀发紧贴脑后。一袭淀青的衣衫,随着身形上下,裙带飘扬,人皆惊为飞天起舞。正在诧异间,星彩忽地将煌天一抽,反手横扫半个周天,乘着余势蹬地,一跃翻上半空,腾转间,一道绚丽的流华将全身笼罩,宛若七月流火,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直冲向地面。四周之地立时陷下数尺,战气所及莫不所向披靡。未及光华散去,只见一道金光射出,挟万钧之势,直取敌总将。周遭护卫尚未反应,孙权已毖于煌天之下。

星彩从容从孙权的尸体上抽出煌天,俯下身去,借着蒙昧的残阳一窥那东吴元首的庐山真相。镏金龙盔揭起,其面容赫然显现,星彩心中不由一怔——假的!几乎同时,函道两侧,杀声四起,鼓传金鸣,迎风霍然树起一面大旗,上书偌大“吴”字。中了埋伏!!可惜悔时已晚,星彩军已成困兽之势。

 

 

日薄西山,残阳如血

刘禅端坐门楼,摩挲着佩剑,往昔优游的时光在眼前一幕幕回放,父亲的叮嘱,丞相的教诲,但更多的是星彩的倩影。无论何时星彩和关平都是如此般配,有如上天精心的安排,一举一动乃至每一寸呼吸都透着默契。好羡慕啊,关平是那样出色,不管是保卫蜀国,还是……保护星彩。

刘禅感到他似乎是永远的旁观者,只能在一旁默默注视着,以前是,现在是,将来呢?

“请借给我力量……父亲大人,丞相,还有……关平……”

 

 

吴军如潮水般层层涌上,星彩机械地挥动煌天,砍杀着近身的吴军,后者践踏着前人的尸首前进,然后倒在刀枪下,又为后来者铺开一条血路,却似绵延不绝,永杀不尽。不知不觉中已陷入重重的包围中,但只能一遍又一遍重复同样的动作,唯一不同的只是手中的煌天愈渐沉重,莫非真要在此无止境的消耗中力竭而亡?星彩感到自己如同一盏即将燃尽的油灯。

俄然,吴军竟停止了波涛般的攻势,中军整齐地分开两侧,露出一条狭长的通道,一骑白马徐徐踏出,四周肃然。骑士有这一双深沉如浩瀚碧海的瞳仁,绛紫的髭须吹打着坚毅的面颊,刻画出一道道沧桑的痕迹,皇者的威仪自然而然的流露,不可抗拒。

“蜀军中亦有女子?”

“不,军中只有武将!”

“壮哉,单枪匹马战我东吴铁骑,真万夫不当之豪杰!”

“大汉皇帝之妻,燕人张益德之女,张星彩,以苍生之名,在此宣战!”

 

 

长剑飞来,划过一阵凄凉,煌天曾洞穿千万人的胸膛,却挡不住这一剑的激荡,飞脱出手,在高空翻过几个正圆,深插在地上。星彩已无力抬起臂膀,即使拼命阻止意识的消散,仍无法抗拒身体如散沙般瘫倒。在闭上眼的前一刻,她看见了最后一抹斜阳。天与地交接的地方燃起一片火光昏昧中尚可辨认高举的武器——竹竿,镰刀,锄头——一只奇兵从天而降,将东吴的军阵冲得七零八落,为首武将头着青龙纹帻,星彩依稀记得那是关平的帻……

 

 

似梦犹真,当星彩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宫室,屋宇,罗帐……原来死后的世界与生前别无二致。

“星彩!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刘禅大人……”星彩陌生的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刘禅几时有过如此坚毅的轮廓?炯炯有神的双目,还有那额上的青龙纹帻——星彩从未如此仔细端详过刘禅的脸。

“刘禅大人是尊贵之身,怎么可以……”

“我也有我的理想!即使只有巴蜀,我也希望能为大家创造一个太平盛世——这不仅是父辈们的心愿,更是我的心愿。但是我没有丞相的睿智,也没有关平的勇猛……我什么都做不到。所以我要借用大家的力量!然后变得更强,强得足以保护大家!”

“刘禅大人……真的变了……”

“星彩,请让我守护你的将星……”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