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异传]帝道·假子  

2007-11-04 22:45:08|  分类: 嘉平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  延康元年七月

地点:  汉中,上庸

背景:  刘备在新野,无继嗣,养罗侯寇封为子。封有武力,气力过人,平蜀之役,刘封有功。后累迁副军将军,与孟达同领上庸兵力。关羽兵败,封按兵不动,荆州因此失陷。

流程:  汉中挑战——按兵上庸——孟达反叛——申仪投降——刘封伏诛——end



(建安二十四年五月·汉中·曹军阵前)

刘封:  如果没一个敢来送死的,就快快打开寨门投降吧!

程昱:  主公刘备势头正盛,应避其锋芒,待长安援军赶到,再一争胜负不迟。

曹操:  恩(喊话)卖履舍儿,长使假子拒汝公乎!待乎我黄须来,令击之!

刘封:  [假子……]你……(怒)狗贼,要战就战,不战就降,哪里那么多废话啊!你不出来送死,我自去取汝狗头!(策马上前,忽然鸣金)什么?

(汉中·汉军大营)

刘封:  我军气势正盛,干嘛突然收兵?

刘备:  正当问你!谁下的令出击?

刘封:  我……

刘备:  违抗军令,贸然出击,已是大罪,你身为将帅,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拖下去打五十军棍!

刘封:  诶……父亲,等等……我知道错了!

(汉中·汉军军营)

刘封:  乎,还好命还在

廖化:  竟然打成这样!你是公子,尚且如此不留情?要换作我等,更不知是何番光景?今后军中怕是没人再敢乱来了

刘封:  [公子……]哪有公子挨打的道理!

刘备:  伯禽之贵尚不免笞,何况于子?

刘封:  父亲……

廖化:  主公……(行礼)

刘备:  从明天起,你不用留在汉中了,乘沔水南下,到上庸助宜都太守孟达平定上庸叛乱

刘封:  父亲,我不去上庸,我以后再也不感违抗军令了,请让我一直追随父亲左右!

刘备:  (笑)傻小子,知自莫若父啊……

 

旁白:  [伯禽之贵尚不免笞,况……]

 

(成都·成都宫)

旁白:  [礼记曰:成王有罪,周公则挞伯禽]

诸葛亮: 太子贪玩不学,是从臣谄诱所致,太子从臣皆杖责三十

刘禅:  (含泪)……

 

(上庸)

刘封:  看清楚,这是益州牧的印签,难道还有假?

队长:  确是汉中王的印签不假,但没有孟将军的命令,我们也不能随随便便放您进城,请到城楼上小息一会吧

孟达:  等等,不知公子微行,卑职有失远迎,还望公子恕罪。

刘封:  看来这里只有你孟子度,没有刘益州啊!

孟达:  ……孟达知罪……

 

(建安二十四年七月·上庸)

孟达:  关云长遣使催援已多日,为何竟不与我知道?

刘封:  那么孟将军是准备好援应荆州了?

孟达:  荆州益州唇齿一体,荆州有求,上庸自是义不容辞。可山郡初附,未可动摇亦是事实。关云长连日得胜,拿下襄阳城也是指日可待的事。而上庸申家兄弟初降,人心未定,或乘我等出兵再度起事,恐怕有负汉中王重托……

刘封:  哈哈~~好一个孟子度!我就知道你不会白白去帮关云长揽军功,早替你打发了那个使者

孟达:  [怎么回事?他不是汉中王派来掣肘的吗?荆州这么大的事,怎么会……?!难道……]

旁白:  [昔申生至孝见疑於亲,子胥至忠见诛於君

(数日后·上庸)

传令:  荆州……荆州沦陷了!

刘封:  怎么会这样!?消息确实?

传令:  千真万确!

孟达:  曹仁几时突的围?

传令:  不,不是曹仁,是东吴……

孟达:  !?

刘封:  !?

竟然会有这样的事……关将军如何?

传令:  关将军中伏被俘,父子被害,现已传首许昌了!

孟达:  (跌坐)事到如今,我等只有请表待罪了

刘封:  ……不至如此,我等苦衷汉中王定会体谅!

孟达:  ……[荆州之失,我等有天大的罪责,他竟能胸有成竹地说出这番话。纵是自恃公子之身,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区区假子,是他自视过高?还是……汉中王另有旨意?]

旁白:  [知子莫若父,然又有申生至孝见疑於亲,子胥至忠见诛於君

 

(延康元年·成都)

孟达:  [伏惟殿下将建伊、吕之业,追桓、文之功,大事草创,假势吴、楚,是以有为之士深睹归趣。臣委质已来,愆戾山积,臣犹自知,况於君乎!今王朝以兴,英俊鳞集,臣内无辅佐之器,外无将领之才,列次功臣,诚自愧也。臣闻范蠡识微,浮於五湖;咎犯谢罪,逡巡於河上。夫际会之间,请命乞身。……臣诚小人,不能始终,知而为之,敢谓非罪!臣每间交绝无恶声,去臣无怨辞,臣过奉教於君子,原君王勉之也。

刘备:  刘封在干什么!!

诸葛亮: 军无二帅,民无二主。刘封怕是早等着这一天了……

(上庸)

孟达:  [陛下新受禅命,虚心侧席,以德怀远,若足下翻然内向,非但与仆为伦,受三百户封,继统罗国而已,当更剖符大邦,为始封之君。陛下大军,金鼓以震,当转都宛、邓;若二敌不平,军无还期。足下宜因此时早定良计。易有‘利见大人’,诗有‘自求多福’,行矣。今足下勉之,无使狐突闭门不出。]

刘封:  (见书)畜生!变节投贼,还敢巧言令色!(以书掷地)

申耽:  将军,孟达一降,房陵顿失,三郡犄角之势已破。况有夏侯尚与徐晃两路并进,来势汹汹,而我军军心已然动摇,两方相较,我方全无胜算。上庸城破也是早晚的事,望将军早作打算

刘封:  先安抚军队,勉力为之,等他处援军赶到,尚有回转余力。汉中王令我等镇守三郡,无论如何也要守住!

申耽:  ……恕卑职直言,汉中王远在成都,就算将军拼死守住上庸,汉中王未必会念及将军之功。而孟达之降,汉中王必以为罪。将军在此戮力,恐亦不能将功抵罪。

刘封:  能不能将功抵过已是后话,父子本是一体,子为父戮力乃份内之事,本不需记得什么功劳。未能察觉孟达反意,是我之过,只求现在不要让过错扩大,坏了父亲的大局

申耽:  将军视汉中王为父,汉中王未必视将军为子^

孟达:  [足下与汉中王,道路之人耳]

刘封:  ……汉中王虽与我无生身之恩,然恩育荣宠更胜亲生

孟达:  [亲非骨血而据势权,义非君臣而处上位]

刘封:  汉中王如有不讳,我当谨执臣礼,事阿斗上位

孟达:  [忠臣蹈功以罹祸,孝子抱仁以陷难]

(上庸·殿外)

申仪:  如何?

申耽:  知子莫若父啊……可惜那傻子未必知其父

申仪:  咱们可不能跟他一起往火坑里跳啊

申耽:  都准备好了吗?

申仪:  只等大哥一声令下了

孟达:  [今足下在远,尚可假息一时;若大军遂进,足下失据而还,窃相为危之。]

 

(建安二十五年五月·汉中)

刘备:  孟达文质并秀,乃国士之才

刘封:  既然如此,平上庸必然水道渠成,何必我去助他?

刘备:  若是庸才,我更有多人可派。正因为孟达是国士,才需“你”去助他

刘封:  ……

刘备:  此去上庸需留心孟达行动,必要时便宜行事。记住,你只需听从我的命令。

刘封:  ?

刘备:  我的意思是,你不需要听从别人的调遣,包括荆州……

孟达:  [虑定於内,疑生於外]

 

(延康元年·成都)

诸葛亮: 主公,申仪申耽兄弟叛乱,上庸失陷了。

刘备:  刘封呢?苟延残喘地回来了?

  军师以为如何定罪?

诸葛亮: 臣有一言不知当问与否?

刘备:  但说无妨

诸葛亮: 主公是否决意以太子为嗣?

孟达:  [乱祸之兴作,未曾不由废立之间也]

刘备:  早已决意

诸葛亮: 再问主公,刘封可会臣事太子?

刘备:  ……封儿性情直烈,非能委曲事人者

诸葛亮: 主公明鉴。刘封与主公非有骨肉之亲,与太子更无手足之谊。今主公在时,方可制其一时,一旦易代恐难驾驭。况刘封有百人之勇,刚猛非凡,兼久在军营,屡有战绩,今立太子,恐其心不能平,终不肯久居人下矣。昔郑伯纵奔子元,乃有四郑;管仲误射王勾,遗祸子纠。古人云:“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愿主公图不见之祸,谋千秋之业也。

刘备:  ……

诸葛亮: 孟达叛逃皆因刘封侵凌无度,上庸之失,刘封本罪无可赦。又前不发兵救关羽,致使荆州沦陷,主公大业功亏一篑,虽百死不能赎其罪也。今若诛刘封,上应天意,下快人心,示正法之威严,谋子孙之基业,一举而数得。管子云:远不间亲,新不间旧。然刘封自铸大罪,所谓自作孽,不可活。故臣以为,刘封不得不死!

刘备: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孟达:  [疑成怨闻,发若践机]

(成都·诏狱·开门)

刘封:  !(爬起)父亲!父亲!

刘备: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你罪孽滔天你可知道?

刘封:  我……孟达阴有二志,我只是遵照父亲的意思……

刘备:  我的意思?侵凌孟达夺其鼓吹是我的意思吗?按兵不救荆州也是我的意思吗!(拍桌)

刘封:  父亲……我……(抓住刘备下裾)

刘备:  放手,寇封!

 

(建安九年·新野)

刘氏:  傻孩子,你留下来不过是寇氏庶子,去则是刘家的嫡嗣。将来刘使君大业有成,你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寇氏:  还在磨蹭什么,刘使君已经来了。

刘备:  让寇兄割爱,刘某心中真是过意不去

寇氏:  哪里,封儿能为使君延嗣,真使我罗侯寇氏蓬荜生辉啊!

刘封:  见过刘使君……

寇氏:  还叫刘使君!应该叫父亲了……

刘封:  ……父亲……

 

(延康元年·成都)

刘备: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刘封:  (抬头看着刘备)……

孟达:  [弃父母而为人后,非礼也;知祸将至而留之,非智也;见正不从而疑之,非义也。自号为丈夫,为此三者,何所贵乎?]

刘封:  有,悔不听孟子度言!

旁白:  [春秋之义:父子至亲。

然假子,非子也。]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