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原创]口与心誓,守死无二  

2007-12-30 17:23:40|  分类: 以古鉴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嵇康的志向

嵇康的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志在守朴,养素全真”,他想保存人格上的全真,是心灵上的“朴”,并不强调外在的环境与形式。但是这里所说的志只是一个目的,而非具体的实践过程。

2,嵇康的守志

要达到同样的目的,并不一定要用同样的手段。比如如果不想被火烧伤可以有什么办法?可以修炼成金刚不坏身(汗|||可以吗?)也可以远离火源,这辈子不和火接触。那么同样,要养素全真,方法同样不只一个,一条路是像孙登他们一样隐逸遁世,另一条是像柳下他们一样含垢怀耻。前者跟远离火源是同样的道理,即彻底断绝与祸患接触的可能性;后则是要求通过内在的修养来彻底达到对祸患的免疫效果。

显然一开始,嵇康选择的是后者。作为当时很流行的价值观,真人,大人,至人,这一类的人物被认为是存在的。这种真人大致是如庄子说的那样:“大泽焚而不能热,河汉冱而不能寒,疾雷破山,飘风振海而不能惊。乘云气,骑日月,而游乎四海之外,死生无变于己” 。真人有两个最主要的特点。第一,真人之为人,与天完全合一,与道完全合一,真人的出现,与天与道并非二物。 第二,真人具有不受限于万物、超出万物之上的性质。也就是类似于神仙的了。就嵇康而言也是承认神仙(或者真人)的存在的(较而论之,其有必矣……他还真是强词夺理……),但是他同时指出神仙“非积学所能致也”,所以无论从养生还是修身来讲,嵇康的目的从来不是所谓的至人,大人或神仙,嵇康养生的目的是“以尽性命”(虽然他坚决地否定了一百二十岁的科学论断,没来由地认为人的寿命上限应当是一千多岁)。嵇康修身的目标是什么就比较分散了,不过他也说过“夫称君子者,心无措乎是非,而行不违乎道者也。”“忠信笃敬,直道而行之,可以居九夷,游八蛮。浮沧海,践河源。甲兵不足忌,猛兽不为患。”(汗||伟大的唯心主义……)“欲寡其过,谤议沸腾。性不伤物,频致怨憎。”也就是说,嵇康的目标仅仅是做一个能够“随心所欲而不愈矩”的君子而已。秉承物我二元论的说法,嵇康认为外物的存在并不对个人的命运产生绝对的影响,所以个人的行为也是可以完全独立于社会存在,只要做到“性不伤物”,不与外界产生任何利害关系,因为干涉也是有成本的,如果成本和收益不相协调,那么理论上就不会被外物没来由地干涉。

对此嵇康的具体做法是“常以为忠信笃敬,直道而行之,可以居九夷,游八蛮。浮沧海,践河源。甲兵不足忌,猛兽不为患。是以机心不存,泊然纯素,从容纵肆,遗忘好恶,以天道为一指,不识品物之细故也。”嵇康认为所有的礼法道德等意识一类的东西都是后天加上的,是表面的,是会因时间,地点的不同而变化的。但是他相信人类在潜意识(在嵇康看来这是天生的)中存在的本性上的善良特质(即他归纳的忠信笃敬)却是存在于所有人类内心的,不以文明开化与否为转移。所以,其他的东西都可以随心所欲,只要奉行这四项基本原则就可以走到哪里都不怕会犯原则性错误了。这四项基本原则就是符合天道的,也是天道的全部含义,所以说“天道一指”。既然如此也就不在乎是住在山上还是住在城里,只要顺应自然,顺应天性就好了——自然而然他就是住在城里的,所以就没有必要刻意地跑到山上去了。在他看来山林即不是“全真”的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

事实证明嵇康的想法泡汤了,因为想与世沉浮却又保养全真,那对智力与修养那是有超高的要求的。所以嵇康在《幽愤诗》中一直强调的不是自己的做人不谨慎,而是自己的修养不到家与智力不过关。就像孔子所说的一样,正直的人并不是君子,君子必然是道德与智力的结合体,君子恪行道德,并且拥有能使他的道德被履行的智慧。所以那些死谏直言的,虽然是正直的人,但并不是君子,君子是那些进谏成功,令君主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的人。(结果论……)所以同样的,智谋不足以全一身的话,那么嵇康对自己的修养成绩的打分就只能是不及格了。所以在《幽愤诗》里开始是懊悔之前的那一次愚蠢的,造成违背志向结果的行动,然后深刻地认识到这是自己的指导思想出了错造成的。自己一开始就错了,糊涂了一辈子。

 

3,嵇康的犹豫

之前强调过,嵇康的志是养素全真,方法是自我修养。之前也说过,嵇康的选择不只一种。至于他为何选择这一种,或许是因为他觉得这样更有挑战性?(PIA~~)……开玩笑,我是想说他觉得在对人性的侵害的因素中,内部的因素比外在的更重要,这一点在他的养生理论中可以得到体现。如果人本身不能排除对世俗的依赖,那么即使逃到山野里,一样逃不出心的羁累;相反如果能在精神上得到升华即使“结庐在人境”同样可以“心远地自偏”。从某种角度来说,嵇康不选择隐逸山林也算是一种历练。在没有人的地方,大家都很容易平心静气,但置身于喧嚣的红尘中,修养的高低便高下立判了,所以经常看到电视里,传说中,有些神仙的徒弟在山中修行完了,到山下去历练,作为结业考试。当然这个时候便会习惯性地出问题……

虽然嵇康选择了市隐的方法,但是却对这个决定抱持怀疑的心情。他曾不只一次地表示过想要归隐山林的想法,事实上他在《卜疑》中就曾提到“尔乃思丘中之隐士,乐川上之执竿也。”其原因是“大道既隐,智巧滋繁。世俗胶加,人情万端。利之所在,若鸟之追鸾。富为积蠹,贵为聚怨。动者多累,静者鲜患。”事实上嵇康已经认识到世道的险恶,并且认为“大道既隐”这个世界的堕落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在里面想要按照原来的达到来行事已经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保全自己只能是隐逸山林了。市隐毕竟是种对心灵的修炼,有修炼必然有磨难,嵇康会得出大道已不存的结论,必然是经历过磨难,有磨难自然会动摇,从这也可以看出他的心路历程也是一直充满矛盾的。从他的言辞中我们可以想象他曾经多少次抱着忠信笃敬的信念待人,却每每招来并非出自本愿的怨恨。因此嵇康对于自己原来的选择产生了怀疑,不过也仅仅是迷茫而已,《卜疑》中对此表现的非常充分。嵇康曾为此事“某于老成”太史贞父,抑或是他自己设想的情景自己给自己解答,总之得出的结论是“吾闻至人不相,达人不卜。若先生者,文明在中,见素表璞。内不愧心,外不负俗;交不为利,仕不谋禄。鉴乎古今,涤情荡欲。夫如是,吕梁可以游,汤谷可以浴。方将观大鹏于南溟,又何忧于人间之委曲!”即只要你觉得对得起自己的内心,那么不需要占卜,坚持你认为是正确的,不必在意世俗琐碎的事情。这无疑是对嵇康之前观念的加强,坚定了他贯彻自己决定的决心。

但是下决心归下决心,并不能说因此带来的痛苦会减轻,所以其实这个疑问一直都在困扰这嵇康。故令嵇康对自己对社会失去信心的绝不仅仅是吕安案这一件事,但是这件是无疑是最激烈,造成的危害结果最严重的一次,它对嵇康之前的决定与努力进行了全盘的否定。所以嵇康在《幽愤诗》中将自己致祸的原因归结为自己的“不敏”“ 顽疎”“ 褊心”,并不是他没有意识到外在的因素,而是他认为那些外在因素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他完全有能力有机会去避免,但是由于他的“不敏”而失去了避免的机会。因此他下定决心“庶勖将来。无馨无臭。采薇山阿。散发岩岫。永啸长吟。颐性养寿。”要从根源上断绝祸患产生的根源,从另一个方向来贯彻他的“守志如一”,而非半途而废,但是很可惜,没有将来了。

这样说来,嵇康更像一个试错的科学家,或者殉道者。

4,嵇康的矛盾

嵇康的矛盾是非常的多的,可能每个人归纳的都不相同,个人的归纳是理智与情感。嵇康身上所有的矛盾几乎都可以用理智与情感来概括。

理智上,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他接受了庄子齐万物的思想——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永恒的真理,所有看的到的是非都是假像,都是人类强制定义的是非。但同时他又承认,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唯一正确的标准的,那就是“天道”,但是由于人类的局限性,人是不能知道究竟什么是符合天道的什么是不符合天道的。故世间一切的善恶是非都是不可证实与不可证伪的价值判断,那么既然一切价值判断标准本身的真实性都不能确定,又如何能用这些标准去衡量事物呢,更何谈去坚持这些标准所评价出的结论。所以嵇康除了从理性上讲除了他的天道四项基本原则外几乎可以说是个没道德标准的人,所以他可以含垢匿瑕,所以他倾慕那些能含宏怀耻的大人。从行事上来讲,他所结交的也颇有豪杰,侠士一类的人,这一类人也并不是被当时的士大夫阶层的道德观所接纳的。(不要把那个侠和现在的武侠里那种理想化的形象画等号,看下史记就知道即使是那些被称作侠的,有的时候有的事真是令人不能接受,简直就像定时炸弹)《卜疑》中他用宁将句型一连提了三十个关于出处问,虽然有的问题确实是用一种厌恶的语气提出来的,不过这些里既有被一般道德视为善的内容,也有被视为恶的内容,而且言辞并不激烈,并不带批判色彩只是用自己的看法来解释某些行为而已,总的说来也没有对某个或某些行为带有明显的褒扬色彩。而从《卜疑》的目的上可以知道,这是在问自己的出路,也就是说这些提出的可能性在他看来都是不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其中当然有我们觉得非常好的,也有我们觉得不那么好的,而在嵇康看来,它们其实都是一样的“天道一指”。

但事实上我们知道,只要一个人是生活在人类社会中的,那么他就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人类的集体无意识的影响,嵇康也是个人,而且不是狼养大的(汗|||)所以他也必然会因为自身感情的好恶而对事物有一定的评价,更何况嵇康是个任性的人,所以往往有时候对事物的评价是比较激烈的,然而其理性又告诉他的这种评价是无意义的,所以就造成了他“慎”的这个性格特征,既然评价是没有意义的,那么为什么要轻易的发表没有意义的评价而招来灾祸呢?不如不发表评价。因此嵇康从理性上对于自己对于事物的评价是排斥的,他认为那是“褊心”,是不自然的,是被外物蒙蔽而产生的偏见,是没有价值的。就连吕安案也一样,“虽曰义直。神辱志沮。澡身沧浪。岂云能补。”即使博得了一个义直的名声,但是这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这对精神上造成的伤害是不能弥补的,和自身全真的志向比,根本不足挂齿。经常看到有人问(前段时间吧),嵇康对于帮吕安有什么看法,他后悔吗?这就是他的看法,他很后悔,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他绝对不会再冒冒失失地跑来给吕安作证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袖手旁观,他对这件事的评价是“义直”,四项基本原则是什么?忠信笃敬,直道行之!救吕安是义不容辞的,他只是不在乎“义直”这个名而已,他的目的是把吕安救出来,而不是把自己死进去。幽流说的对,嵇康是个成熟的人,他一定会找别的方法救吕安的,如果他能够事先知道任何方法都救不了吕安的话,我相信,他会什么都不做,但他会抱憾终身的。

5,嵇康的守志如一

扯远了……最后要说的是嵇康的矛盾最终体现在他的处世态度上,所以我们要扯回来。从一开始,我们就在讨论嵇康的志,我也说了嵇康的志便是“养素全真”。要达到这一目的最理想的方法当然是超然飞升,成为与天道对等的真人的存在,虽然这一想法被否决了,但嵇康仍然在多部作品中对这一目标流露出幻想。最安全的方法是隐逸山林,最根本的方法是锻炼内心。嵇康选择了第三种(汗||第一种是无效选项……)而不是第二种,为什么?理由其实很多,你要我回答我可以回答一大堆,但我想首先从第二种和第三种的意义说起。

一旦嵇康选择隐逸遁世,则相当于成为一个独立于这个社会而存在的个体,将自己与社会分离开来看待。他将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上发生的一切,只是客观地看着,不作任何评价,更不会做任何的干预。一旦嵇康选择隐逸,就说明他认为这个社会是彻底的不可救药,只要是善良的人就在里面没法呆了,相当于对社会从根本上的否定。而这两方面,无论哪方面嵇康都无法做到。

首先,嵇康是一个出生成长在一个正常家庭,接受正常的教育,进行着正常的社会工作的人,他是通过自己的觉悟发现这个社会的黑暗面的,并不是一个遭受到社会的不公正压迫,受到过社会的黑暗摧残从而产生心理阴影,从而仇视社会仇视人类的边缘人物。

第二,嵇康是一个出身在还算是个官僚家庭,自己如果愿意也有着可期待的仕途成绩,周围朋友都还是很多在朝为官的,其本身对于这个社会是可能有一定作用力的人,而不是完全生草野山泽,一辈子不跟所谓的有力者打交到的,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如何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相反,嵇康不仅不是没关系的人,反而是非常有关系的人,他和曹魏的宗室联姻,可以说高层的变动对他的个人婚姻家庭生活有着直接的联系,他还是有一定的可能性去促进这个社会的变化,更重要是从《太师箴》看来,他也是有一定政治理想的(或者政治空想……这懒虫从来就没过要把这想法落实的想法)可以说嵇康对这个社会是有一定认同感,乃至责任感的,他打心眼里认为自己是社会的一员,因此才会对这个社会的“大道不存”痛心疾首,如果要他否认这个社会,相当于要他否认自己存在的基础,这对他而言是非常痛苦且非常困难的。在最后他决定遗世独立时,他所感到的是“欲寡其过。谤议沸腾。性不伤物。频致怨憎”——一是这个社会容不下他,将他抛离了群体,他只能到山里去了。

再者嵇康是一个心地善良(虽然他有虐杀小动物的爱好),思想单纯,充满理想主义的人(不要问我为什么,纯粹是感觉),这样的人不倾向于将他人想象得很坏,即使他已经很真切很深刻的体会到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但仍不倾向于认为这个世界是不可救药的。这在具体处事中体现为,即使事先已经预见到最糟糕的结果发生的可能性,仍然心怀侥幸地认为事情不至于发展至那般地步。之前说过嵇康不是那种明知是火坑还往里跳的人,但他是那种明明看见了火坑,仍不愿相信那是火坑,并往里跳的人。

再次,嵇康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而不是一个无亲无故无牵无挂的单身汉,他有妻小家人的拖累,即使隐遁也要把老婆孩子带上(所以说散发岩岫与天伦之乐并不矛盾),但这样一来,便要同其他的家人和朋友们分离了。从《赠秀才入军诗》里可以看出,嵇康对于这样的离别是很看重的。这或许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孤独。有人曾经分析过嵇康的诗里面频繁地出现飞鸟的意象,而这飞鸟往往是成双地出现,此外另几个常常出现的词是友人,知己,使用的高频典故之一是郢人。嵇康有很多朋友,但他渴望能找到一个真正和他神气相通的知己,现在的人认为阮籍是,但就嵇康自己看来不是的,在我看来,如阮籍在嵇康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及嵇喜(如果赠秀才诗真是写给嵇喜的的话)。事实上凭我的直觉,嵇康自始至终没能找到这样一个对象(……原谅我……想不出用什么词好……)自始至终他都被强烈的孤独感围绕,因此他的诗句中一直充满着对那个未知的知己的渴慕。The one who lives alone may not feel lonely, while the one who is crowded by many people may still feel lonely. 这是当初我们学英语时解释lonelyalone的区别的时候用的句子,现在看来用在这里真是太合适了。So if Mr.Ji find that soul mate, he may live alone. But if not, he can’t do that. Because it would make him longlier. (……我在说啥啊……)我是想说,嵇康并没有在追求品味这样一种孤独,相反他强烈地排斥那种孤独感,所以他拼命寻找一个能令他派遣孤独的人,但是他没找到。所以他需要和更多更熟悉的人在一起交流,来忘却那种孤独感。所以他不会离群索居,因为独处所带来的思考的空间,会让他更深切地感受到那种孤独。(……怎么说得我好像他的心理医生似的……)

上述四点或许有一些是主要原因,或许没有主要的原因,或许还有我没发现的原因,但正是在这些原因的复杂的作用才令嵇康做出市隐的决定。可最后他的计划失败了,但即使这样,嵇康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志向——养素全真——在生命结束的前夕,他仍计划着自己将来如何朝这个志向前进的方针。即使在明白一切都已经没有重新来过的余地后,他还是从容地面对了死亡——生与死本来就没有区别,或许生就是一个死人作的一个短暂的梦也说不定?——只不过人用自己的好恶下达了喜生恶死的评价标准而已,有什么好执着的呢?他只是留下了一篇他觉得短短的,而我们却觉得长长的家诫,要告诉的只是这么个简单的道理:以无心守之,安而体之,若自然也。乃是守志之盛者也。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