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异传]帝道·储君誓  

2007-08-12 00:38:28|  分类: 嘉平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  殷纣王三十五年

地点  九仙山 岐山

背景  纣王听信妲己之言,逼死姜皇后,并准备处死自己的两个儿子。玉虚宫弟子赤精子广成子救下两位王子,并收其为徒。十多年后,西岐起兵反商,姜子牙金坛拜将。赤精子着殷洪下山助,却被申公豹中途说反,因而被玉虚宫用太极图化作灰飞。

 

 

旁白   [如果一切都是天意,那人是做什么的?]

赤精子  (仰天放声哭曰)太华山门下再无人养道修真!

(九仙山 桃园洞)

白鹤   子牙不日登台拜将,天尊命众门人到岐山饯别。师兄早作准备,莫误了时辰。

广成子  有劳童子通告。

(白鹤童子回玉虚复命,广成子进洞)   

广成子  殷郊……殷郊?

殷郊   (练戟,听见传唤,停下,入洞)师父

广成子  有必要这么忘我吗,为师叫你都听不到。

殷郊   师父,洪现在也一定在赤精子师叔那刻苦修行。有朝一日我们兄弟团聚,我作哥哥的若是反不如他,会被笑话的。

广成子  (笑)开口殷洪,闭口殷洪。

方今武王东征,天下诸侯会于孟津,共伐无道,为师欲你前去助周,你可愿意?

殷郊   ……

广成子  ……是因为纣王的缘故吗?

殷郊   诛妻杀子,凌迟天下,这样的人不配为人君。

仇人不可共戴苍天,殷郊只想早日进朝歌,取妲己首级。今日师父敕命,令弟子得偿夙愿,若怕死而不去真是枉生于天地间!

广成子  好,别忘了今日之言。(殷郊伸出手,广成子传授法宝)

殷郊   翻天印?师父……

广成子  (示意他不要说了)今日我将一洞法宝尽托付与你,你下山须是顺天应人,切莫改了念头,犯了天谴。那时,悔之晚矣。

殷郊   (指天为誓)若是改了前言,弟子愿受锄犁之厄

广成子  誓不可轻出,此去当多多小心。

殷郊   (再拜)师父教养之恩,弟子此生不知何以为报!

(上空)

申公豹  不好,殷太子若为西歧前锋,五关还不闻风而下

白额虎  殷太子失踪多年,还能有这么大能耐吗?

申公豹  商虽然千创百孔,至今仍有人抱守臣节,因为相信有一天奇迹会发生,上天会赐给他们一个新君主,让殷从混沌中复苏。太子就是这个奇迹。

白额虎  所以你不想太子助周,也是怕失去这个奇迹吗?

申公豹  身为动物你的话很多啊——不管在哪我就是看不惯玉虚宫的做法,天意……教子弑父也算是天意吗?(一夹,追上前去)

(白龙山 殷郊正收了二将)

殷郊   你二人愿同我一同助周伐商,正是天下苍生之福……

     (掷出雌剑)什么人!

申公豹  不愧是太子,昆仑山玉虚宫申公豹求见。

殷郊   申公豹老师,有何见教?

申公豹  请问太子欲往何处?

殷郊   欲往岐山助姜师叔伐商

申公豹  哼(冷笑)请问纣王是殿下什么人?

殷郊   ……父子骨肉

申公豹  殿下既然知道父子为骨肉,世上又哪有为子而助外伐父的道理?殿下在广成子师兄那里难道是学的乱伦忤逆之说?

殷郊   不许你这么说师父!

申公豹  只是师父,殿下尚且如此,何况亲父?

殷郊   ……世上哪有为人父而戮其母的!

申公豹  错杀姜皇后,是误信了谗言,并非陛下本意。如今陛下仍在奸人的蛊惑中,正是需要殿下清正君听的时候,殿下不为臣子之道反助他人灭自己社稷,窃为陛下不齿。

殷郊   ……商的社稷早已毁顿,气数早已耗尽,何须我……

申公豹  气数已尽?谁说的?

殷郊   天意,民心。

申公豹  如果一切都是天意,那人是做什么的?

或许商在纣王手中气数已尽,可在殿下手中呢?

殷郊   (一惊)……

申公豹  殿下原贵为东宫,陛下百年之后,自当继承成汤之统,君临天下,难道殿下宁可眼睁睁看着成汤五百年基业行入茔柩吗?气数死可以复生,民心失可以再得,全在殿下这里。(握住殷郊的手)

殷郊   ……(不安)人可以与天争吗?

申公豹  当然可以!只看殿下有没有心。

殷郊   ……申老师不用说了,殷郊只想谨遵师命,顺天而行。天下在仁德的人的治理下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与天争?与天争有何意义?白白让更多的人受苦罢了。

申公豹  ……顺天而行……只要这么想当然简单了……天意——顺之者有德,逆之者失德。所以纣王得罪于天下,当诛;二殿下逆天而行,当诛……

殷郊   !?你说什么?洪……他怎么了?

申公豹  殿下不知道吗?二殿下奉师命下山助周,岂意姜尚欲邀己功,竟将二殿下用太极图化成灰飞……

殷郊   怎么可能!师叔是仁义正直的有德之士,怎么会有如此之事!

申公豹  什么是德,殿下?天意就是德啊……

殷郊   …………温良,马善,收点兵马,随我去商营问个清楚!(上马)

     你若是撒谎,我的番天印不会放过你!

(岐山·商军大营)

张山   什么人,敢擅闯大营?

马善   大胆,见了太子还不跪下!

张山   太子?哪个太子?

殷郊   (单手抓起)二王子的事你可知道?

张山   二殿下早被姜尚化作灰飞,你不知道吗?

殷郊   !?(松掉)………洪………

     (对马善)整队列阵,准备与周开战!

张山   等,等一下……

殷郊   不会动用商军的!

(岐山·两军阵前)

殷郊   姜尚出来!

吕望   你是何人?

殷郊   殷太子郊!你将我弟弟化作灰飞,此仇此恨,如何能消。准备好受死吧!

吕望   殷洪吗?彼自取死,与我何干?

殷郊      你……(气晕,被马善扶住)…………

     好匹夫,人命对你都是无干的吗!(挺枪来刺)

黄飞虎  丞相先走!

殷郊   你是……(祭起落魂钟)

     [永敬大恤,无胥绝远](黄飞虎落马)

 

(十三年前)

士兵   找到了!(包围)

殷洪   哥……(抱紧)

殷郊   (跪下)……武成王是来捉拿我们的吗?

黄飞虎  (滚下牛来)臣该死,殿下请起!

殷郊   ……龙凤剑……父王是要我们死吗……

黄飞虎  臣不敢,但陛下赐龙凤剑要取二位殿下首级回旨,还请二位殿下自决……

殷郊   武成王尽知我母子冤屈,如今母后惨死酷刑,沉冤不白,愿武成王怜我兄弟二人孤苦,赐一线再生之路,没世不敢忘武成王大恩!

黄飞虎  飞虎岂不知殿下冤屈,盖命不由己,臣不敢犯上,更不敢欺君……

殷郊   父要子亡,不亡则不孝……

也罢,武成王既奉君命不敢违法。(叩首)请取我项上首级回去复旨,可怜我弟弟洪,放他归往他国,若有朝一日能重返朝歌,使母后沉冤得雪,殷郊虽死犹生!

殷洪   不!我哥贵为东宫太子,国之储君,怎能受兵斧之刑!洪不过一庶子,年少不足成事。请取殷洪首级,放我哥东去,若能报母亲之仇,殷洪何惜一死!

殷郊   (抱住)何忍幼弟遭此惨刑!(抱头痛哭)

旁白   [旅雁分飞最可伤,弟兄南北苦参商。

思亲纵有千行泪,失路凭添万结肠。

横笛几声催暮霭,孤云一片逐沧浪;

谁知国破人离散,方信倾城在女郎。]

殷郊   “万方有罪,在予一人;一人有罪无以尔万方” 此储君之责,不必多言,请赐龙凤剑!

黄飞虎  !…………(将剑收起)九间殿上,更无一人是男儿!(收兵)

 

(岐山·商军大营)

张山   殿下不该放走黄飞虎

殷郊   武成王是我恩人,为什么不能放?

张山   这是军国大事,殿下怎能意气用事,纵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殷郊   罗嗦!我有落魂钟和番天印在手,放他十次,照样一次又一次捉回来!

(岐山·周军大营)

吕望   这么说殷郊是广成子门下

黄飞虎  正是!

吕望   杨戬……

杨戬   明白,师叔!

(岐山·商军大营)

马善   殿下,有一道人……

广成子  (自己进来了)不用来迎接了

殷郊   师父?弟子甲胄在身,不感叩见。

广成子  (打量)你不记得下山前的话了?为何今日该了念头?

殷郊   师父……吾父有罪於天下,弟子不敢有违於天命,可是吾弟何罪,要将他用太极图化作飞灰?他与姜尚何仇,遭此惨死?申公豹所言不虚,此岂仁心德主所为?郊不可以与仇人共事!

广成子  申公豹与子牙有隙,他的话你也信?此事汝弟自取,实是天数

殷郊   申公豹之言固不可信,洪的死又是天数?终不然,是吾弟自走入太极图中去,寻此惨酷极刑?老师请回,俟弟子杀了姜尚,为报弟仇,再议东征

广成子  你发过誓,你忘了吗?

殷郊   弟子不敢忘……就受了此厄,死也甘心,决不愿独自偷生!

广成子  畜生(挥剑来刺)

殷郊   师父何苦为偏袒姜尚而与弟子挥剑?难道师父所说天道人伦,俱是矫强?

广成子  这是天数,你不听师言会有杀身之祸的!

殷郊   师父……仇人是不可共戴苍天的……(祭起翻天印)

     [栗栗危惧,陨于深渊]

广成子  翻天印!?(用纵地金光术逃走)

(岐山·周军大营)

吕望   广成子师兄可是从商营来?事情究竟如何?

广成子  别提那孽徒了!他被申公豹说反,我再三苦劝,他竟不从。我一时怒起想教训他,他竟祭起翻天印来打我……

燃灯道人 岂有此理!岂有这等忤逆之徒

广成子  燃灯老师?你怎么来了?

燃灯道人 我是为收马善而来,不过现在马善事小,殷郊事大。老规矩——逆天而行,必有天谴;背诺而行,必有事验。事因在你,须你自己了结。

广成子  殷郊只是一时激愤,被奸人蒙蔽,不是有心背诺。加以规劝,定然能改邪归正

燃灯道人 这是天意,若殷郊能得免,将置殷洪于何地?

广成子  ……

 

(岐山·商军大营)

张山   今日又是大捷,来,为殿下干一杯

申公豹  殿下打了师父,怕是没有回头路了。不知殿下今后有什么打算?

殷郊   我从来就没有后路……(收剑)妖后妲己残害忠良,坏我成汤社稷。我有意清靖君侧,不知诸位是否与我同心?

张山   (一惊)得为殿下戮力前驱,虽死犹生!

李锦   唯殿下命是听!

申公豹  殿下并未收到旨令,回师无名。况殿下久不在国,贸然出现恐怕人心未孚。

殷郊   须用姜尚人头为我殷商再兴祭旗!西岐虽小,却有玉虚宫撑腰。翻天印虽退得了我师父,却难保能敌过源源不断的援兵。我今夜向父王修书,请大军前来增援,尽快拿下西岐。对付玉虚宫还得广求能人异士,申公老师拜托了!

申公豹  定不负殿下所托!

(晚上·商军王帐)

殷郊   [很久没见过父王的面了……父王身体还好吗?杨贵妃黄贵妃呢?妲己没把他们怎么样吧……](放下笔)[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叹,提笔)[臣……]

小兵   劫营了!!!西岐劫营了!!大家快逃啊!!

殷郊   (手起刀落)不许逃!整顿队形迎敌啊!(士兵继续逃蹿)可恶……

张山   殿下,西岐前来劫营,请赶快避一避!

殷郊   避什么?赶快阻止军队溃散,敌人数量不多,只要两翼回援就可将敌人包围!

张山   如果可以阻止军队溃退也用不着来请殿下移驾了!

殷郊   为什么?大商的军队不是训练有素无坚不摧的吗?

张山   ……

殷郊   ……!?(顾视眼前的情景,回忆小时候参观阅兵)[拿起武器啊!你们是商引以为傲的战士啊!难道你们忘记成汤四百年的恩德了吗?]

杨戬   (变成殷洪的样子)睁开眼吧!死到临头也该看清上天的旨意了吧,你这逆天而行的傻瓜!

殷郊   洪!?

(殷郊一下被刺中肋下,雷震子与哪吒跟进,殷郊现出三头六臂,用翻天印打杨,被杨躲开。又祭起落魂钟,周围的人应声而倒,唯哪吒无事,一金砖打在落魂钟上,殷郊伤口被震出血,哪吒挺枪刺来)

哪吒   破铜烂铁也想破我的莲花精?看枪!

李锦   殿下小心!(挺身挡下)

殷郊   李锦!

李锦   殿下请快逃走!

殷郊   ……(转身上马逃走)

(岐山·西山上)

吕望   一个朝代的衰败不在一朝一夕,也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当发现时才采取行动早已是不可挽回的了……同样的,周的兴盛也是注定的事。却总有些人妄图违逆天的意思,更有人仍然不肯放弃商可以再度兴盛这种愚不可及的想法!

姬发   确实是愚不可及的想法……但是有的人却只能选择做一个傻子……

小兵   殷郊已经逃入四旗阵中

(岐山·山谷 殷郊一路飞奔)

赤精子  殷郊,你不该有负师言

殷郊   因为洪,没有听你的话,所以你由着姜尚杀了他?

赤精子  ……不错

殷郊   好个师父……哼……(殷郊一戟刺去,赤精子架住)

赤精子  兄弟俱是这般,天数如此,俱不可逃!

殷郊   [木有由蘖,天其永命](祭起翻天印,赤精子摇动离地焰光旗,翻天印落下,殷郊收起印掉头就走)

燃灯道人 你师父有一百张锄犁侯着你呢!(一剑砍下)

殷郊   (架住剑)郊不曾得罪诸位师尊,为何苦苦相逼?

燃灯道人 笑话,你发言对天,出口怎免?

殷郊   那就休怪我无情了!(祭起翻天印打去)

燃灯道人 (摇动玉虚杏黄旗,翻天印落下)翻天印算什么?自不量力

(殷郊收起印向北逃去,逃着逃着晕倒在马上,等醒来已身在一座山谷中,山路狭窄,郊下马步行)

殷郊   ……[复兴商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吗……]

追兵   在前面,一定走了不远!

殷郊   [嘿……我只能再祭最后一次翻天印了,上天啊……如果商朝社稷还存,就让我这一翻天印下去将山打开一条通路。若打不开,是我该命绝于此……]请告诉我你的意志吧!![咸有一德,克享天心]

(殷郊祭起翻天印,打开一条路)

殷郊   !?这就是天意吗……这就是天意吗!(欣喜地向前奔去)

(一阵擂鼓,俱是周兵,两山头卷下山来;後面又有然灯道人赶了来。殷郊借土遁往上逃,头方冒出山尖,燃灯道人便用手一合,二山头一挤,将殷郊的身子,夹在山内,头在山外。)

姬发   (见殷郊,下马行礼)小臣姬发,奉法守节,未敢欺君罔上。相父今日令殿下如此,使孤有万年污名,望列位老师大开恻隐,怜念姬发,放了殿下吧

燃灯道人 大王行尽过君臣之礼也就罢了,剩下的是我们玉虚宫的家务事,请大王不要插手

姬发   ……(拜别)

燃灯道人 广成子师弟,你自己来解决吧

广成子  ……

殷郊   周的王很厉害啊……

广成子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殷郊   但我有把握比他做的更好……

广成子  回答为师的话!你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还要违逆天意?

殷郊   ……为什么……师父,我说过仇人是不可共戴苍天的!

广成子  你的仇人是妲己!

殷郊   姜尚也是!……师父本不该让我下山……

广成子  九仙山留得住你吗?

殷郊   !

广成子  即使在山上修真悟道,可是一有入山的樵苏你就会向他们打听外面的情况,你彻夜不眠研读的全都是帝王治国的书籍,以及你不断追逐的可以媲美你父亲的武艺……

殷郊   !……

燃灯道人 说完了吗?莫误了他上封神台的时辰

广成子  ……再见了(转身)

殷郊   等等师父,我还有一个问题!

广成子  什么问题

殷郊   什么是天意?

广成子  等你修为再高些自然就知道了……可惜,你没有办法知道了……(离开)

  (广成子推犁上山,殷郊一缕灵魂向东飞去)

赤精子  或许我们一开始就不该救他们

广成子  这都是天意

赤精子  如果一切都是天意,那还要人作什么?

广成子  来履行啊……(Tears come

  (五关·上空)

黑点虎  那是太子殿下的魂魄,这么说太子……可是那魂魄怎么往东走,封神台在西边啊?喂,你……

申公豹  (恨)……

  (朝歌·摘星楼 纣王醉梦中见殷郊向他道别)

殷郊   父王,请您行仁政……

旁白  [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