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本传]第一回 秋满洛城  

2007-09-08 09:22:17|  分类: 嘉平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  嘉平五年八月十五日
地点  洛阳
背景  高平陵后,司马氏一直致力于巩固自己的地位,通过笼络一部分,限制一部分,打倒一部分的方法把持大权。嘉平三年,司马懿病逝,司马师继承其官位,继续架空魏帝,但是一些保皇的人认为清君侧的时机到了……
流程  算命——行贿——结交——偷窃——end

(洛阳东市边上有一间小屋,从外面看很朴素,但是内部布置得却是素雅清静。这是一家卜卦屋,长长的队伍一直排出门外)
黄公  求大仙为小民化解此厄,什么样的报酬都在所不惜!
黄遥  “君子以自强不息”,你能改变的事情不需要求我,你改变不了的事情求我也没用。下一位。
(队伍往前挪了挪,一个侍儿端着茶水路过排在后面的袁准。正巧袁准想要打喷嚏,瞥见茶盘里有一张纸便随手夺来擦鼻涕。)
袁准  这是什么?(打开一看却发现内容似乎是刚才的卦辞。)
    大家来看看,原来这个黄大仙是个骗子!他说得准是因为作弊啊!
群众  !!是真的,这怎么回事!大仙你要是不给个解释我们可不依!(群情激奋。)
黄遥  等等,请等一下。
(但是众人不予理会,仍然叫嚷。这时从内屋的隔帘内传出一声高亢的声音。)
何环  请大家安静一下!
(瞬间安静)
袁准  你是谁?
黄遥  (侍儿卷起内屋的外层阁帘,黄遥闪到帘前)这是贱内。她精通易理,远在我之上,所以时有疑难便向她    咨询。这也算不得欺骗吧?
袁准  还想狡辩?
何环  是否狡辩只要看妾说的对与不对不就一目了然?
袁准  好,你就说说我的事。说得对,我就在众人面前恭恭敬敬给你赔礼道歉;若说得不对,我也不为难你一个妇人,请尊夫随大家到这东市游走一番,如何?
何环  哼(笑。)袁君请坐。
袁准  ![这妇人似乎有点本事。]
(心中诧异,还是登上榻台与何环隔帘对坐。)
何环  袁剑理君,大名讳“准”,从淮南来洛阳至今天已有二十三日。袁君是习武之人,擅使的大刀名曰“搏龙骨”,原本是想凭借武艺在中军帐下谋个职务,但似乎并不顺利。这次是想要回淮南来问行程的,虽然说是回淮南,但那里不是你的原籍……(停顿)恩……妾可以再说下去吗?
袁准  (大惊,汗出,却装作不为所动。)不必了,不过光说旧事的不算本事,如果能未卜先知才令人心服口 服。
何环  话虽如此,只怕过了今日袁君就无法来为家夫洗清这不白之冤了。
袁准  怎么说?
何环  不出一日袁君必有刀兵之厄,虽有贵人相助无性命之虞,却也是九死一生。
袁准  呵呵,有意思,不过只怕明天你这店铺就要拆了。
黄遥  七日后,我夫妇自当置酒扫席待袁君前来赔礼。
(袁准哼地冷笑一声就起身出门,正巧与进来的许侃擦肩而过,袁准又听见了熟悉的铃响,不由得对他重视起来。因而一路尾随许侃,只见他出了繇君的小屋后,便找到一个青年,并一直跟踪他到了洛阳的广步里。)
钟会  (走两步,发现有人跟踪,拐入一条巷子里,许侃跟上,钟会突然窜出)公晏,你老跟着我作什么?
许侃  (笑)我最近得到一宝,想请士季帮忙验验真假。
钟会  你能有什么好东西?老用赝品来骗我的酒钱。
许侃  这次不然,若是真的,就送与你赎之前欠你的酒钱。
钟会  这可是你说的,东西呢?
许侃  在此。(打开包袱)
钟会  (大吃一惊)这……难道是……
许侃  中书郎,这够你的酒钱了吗?
钟会  ……这是你的家传之物,岂可儿戏?
许侃  家君系狱,家中事情由我做主。
钟会  ……国家自有法度,若有冤屈可向廷尉陈述,我区区一个中书侍郎又能做什么?
许侃  许侃并非敢有所奢望,只是想让钟侍郎向大将军传达,家君的案子实在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隐情!
钟会  !如果真有隐情,这也分内之事,不过这东西……
许侃  万事拜托了!(将东西塞给钟会)
钟会  ……(突然察觉被人监视,抬头望去却无人影)
(另一边,袁准一个翻身下楼,被韩芹撞个正着)
韩芹  ……诶……你,你该不会是……
袁准  不,你认错人了……
韩芹  不会错的!持有这把大刀“搏龙骨”的,一定是闻名七郡的“袁斩龙”!
袁准  要我强调多少次……“搏龙骨”是剑,不是刀……
韩芹  果然就是袁大侠,请无论如何让我请您喝一杯!!

(洛阳?玄风楼)
韩芹  袁大侠是淮南人吧,为什么会来京城?
袁准  淮南和吴国接近,魏吴交兵连年战乱,是人都呆不下去了,不进京来谋点生路怎么成呢?
韩芹  ……有乱世才更见侠客啊!
袁准  什么侠客?一个两个匹夫罢了!边境百姓流离失所,淮南一带盗贼横行,魏帝却迟迟没有一举靖边的打 算,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韩芹  据我所知,大将军舞阳侯有不测之心,朝廷随时都可能有萧墙之祸,又怎么抽得出身应付那些外事?
袁准  又是为了这种事……
韩芹  恕我直言,大将军专摄朝政本非人臣所为,其飞扬跋扈,不尊君上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自古未有攘外而未先安内者,如今正是天下多事之时,豪杰纵横之秋,是男儿自当挺剑而起,不可效腐儒退修小小仁义。
袁准  想不到韩君年纪轻轻却胸怀大志,这杯酒算是我敬你的!
汤贤  两位客人如果坚持要讨论这样危险的话题的话,就请勿怪罪小店请二位到大街上喝酒了(背后显示出墙上告示莫谈国事)

(洛阳玄风楼?入夜韩芹喝醉,袁准结帐离去)

(洛阳永年里?钟府花园?收拾了一桌点心)
张菖蒲 难得的中秋明月,稚叔却不能回来一家人团圆
钟会  陛下在华林园请大臣共同赏月,阿兄位列九卿,当然是脱不了身。
张菖蒲 我倒希望不能回来的是你呢。
钟会  (微笑而不做答)……
钟家  奴有贼啊!抓贼啊!
钟会  母亲安心,我去看看。
(洛阳永年里?钟府后墙)
钟源  二郎,在那!
(袁准躲过来箭翻身出墙)
钟会  (张弓射箭)哪里走!
(袁准扭腰闪过,箭从腰际擦过,准受伤)
钟家奴 不要让他跑了!
袁准  [……失算……小看他了……中书侍郎钟会……](投入河里)
钟家奴 下河捞!
钟会  等等,不要惊扰四邻[才一拿到那个东西家里就出了贼,是巧合吗?还是……]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