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2007年10月16日 海淀法庭听取公开审理记录  

2007-10-22 08:15:13|  分类: 短篇杂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案情概况: 被告朱某于2007年3月28日接到其同伙韩飞(音)小羽(音)的电话,三人商量谋划对被害人范某进行报复行为。随后三人将范某骗上车,开至偏僻处,对其进行殴打,致使其轻伤。殴打完后又将范某随身携带的手机抢走,经鉴定该手机价值1233元。手机被韩飞拿走,目前没有找到。2007年4月1日,被告被拘押。

  控方检查院认为,朱某的行为属于抢劫,应按照刑法263条定罪。并提供被告在被捕后在公安机关录的口供以及被害人范某的口供与范某的伤残鉴定作为证据。证据表明:

  1,被告与韩飞和小羽有事先预谋抢夺被害人手机的行为。

  2,在犯罪过程中被告有参与殴打被害人的行为。

  3,被告在事后有参与赃物的处理。

  故被告的犯罪事实清楚,既有主观动机又有客观行为,应当被定性为抢劫罪。

  

  辨方认为:

  1,被告人与被害人并不认识,只是出于帮韩飞与小羽忙作案,从主观上不具有抢劫范某的动机。

  2,被害人在案发过程中没有参与殴打被告的行为,不符合抢劫罪中“使用暴力手段”这一条件。

  3,被告并没有实行抢走范某手机的行为,而且不知道韩飞的这种行为,并且事后没有占有该手机。

  4,被害人受伤的部位与笔录中被告攻击被害人的部位不同,被告无直接造成被害人的轻伤。故被告的行为只    构成寻衅滋事罪,并且系从犯。

  

  本案争论的焦点在于控方出示的被告的笔录的真伪与被告是否有使用暴力的行为上。被告朱某在法庭上声称,控方出示的笔录与其所供述的事实不相符,并声称并没有事先谋划抢劫的行为,而韩飞夺取范某手机的行为是其个人临时起意。并且否认自己有参与殴打朱某的行为,事后也没有见过手机。

  而辨方也抓住被害人范某的笔录前后矛盾,而且含糊其词,根本不能证明被告有殴打的行为,而且恰恰相反地明确表示“并没有亲眼看到被告打人”以及“被告并没有拿走手机”两个事实。而控方则坚持笔录的说法认为,被告事后有拆掉手机说明其主观上有占有的目的,事先有预谋犯罪的行为,则无论其是否有打人的行为都应属于共同犯罪,之是犯罪中的分工不同而已。

  

  法院对于本案没有当庭作出审判

 

芋头的随想:

本案是场典型的以主观证据为主的案件。控方提出的证据几乎都是当事人的说辞,而辩方的立证也是建立在被告自己的叙述上的,那么重点还是在于笔录与庭供哪一个是真的。确实单从朱某是否殴打范某这点上来讲,确实现有的证据无法证明朱某有殴打范某的事实。但如果笔录是真实的,则朱某有参与谋划犯罪的行为,那么是可以定性为共同犯罪的。

朱某声称控方出示的笔录他并没有看过,而是被迫签字的。虽然我国还有很多地方存在着刑讯逼供的情况,所以不排除笔录不真实这一可能,但就这个案件而言,我实在是怀疑被告是否会在没看自己笔录的情况下签字,更何况还有一份是他自己亲自写的笔录。庭上法官也就此作提出了疑问,故我认为法官不倾向于采信的这一说辞。

关于这个案件我联想到之前看“辛普森案”的资料时有一句话在美国的司法体制中,仅仅依赖间接证据就把被告定罪判刑,绝非易事。这是因为,仅凭个别的间接证据,通常不能准确无误地推断被告人有罪。”同样的,仅仅依靠直接证据也是具有很局限性的,人往往可能因为主观或客观的原因给出不真实或者不完全的证据,因而影响判决的正确性。不过根据“只有被告人陈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的规定,法官是不可以判定事实的,所以个人认为保守起见,至少要抓到另外两个嫌疑人才能下结论。

  另外说到刑讯逼供,放在以前个人确实很容易恼怒,因为实在很看不惯官僚主义下公权利的滥用,必然会同情弱势,但前段时间看到的那个案子令我非常震撼。即一家六口被判谋杀的那个案子,事实上根本就没有充分的证据来证明,相反很多自相矛盾的证据表明了被告的无辜,然而这六口人仍然被判了有罪。根据法院的说法,因为当时案子一出激起了很大的民愤,法院为了平民愤才判的有罪,因为证据不足在量刑上还有放宽。本来法律应该有一定的透明度,应该被置于舆论的监督之下,以防止某些不公正的法官公然做出逆民心的裁决。但这样做的本身只是为了监督司法与执法的程序公正而非直接作为超越法律的衡量标准,如果舆论可以影响判决的话,那要如何保证舆论的知识正确性呢?法律本不应该为舆论左右,然而法律毕竟是民意的表到,保障的也是民权,违逆民意的判决又是否合理呢?正因此我们不能忽视舆论对法律的影响,考虑到这样的影响,就不应该随随便便地动用自己制造舆论的权利,因为这可能又造成如那一家六口的冤案。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