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原创]嵇康的死亡时间具体推断  

2008-01-02 23:46:48|  分类: 以古鉴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山巨源绝交书》中写道:

“前年从河东还,显宗阿都说足下议以吾自代,事虽未行,知足下故不知之!”

则嵇康从河东还的次年写的绝交书,“显宗阿都议”说明山涛举荐嵇康在嵇康自河东还之前(而且估计时间不会隔太久),嵇康没有直接收到山涛让他为吏部郎的信息。从“事虽未行”可以看出,嵇康并没有当面拒绝当吏部郎,而是因为某些原因,山涛“举康自代“的提议没有得到施行,可能性有二:

1,司马方面的问题,出于某些原因否决了山涛的议案(汗||

2,嵇康方面的问题,司马已经初步通过山涛的人事变动议案,但嵇康当时在河东所以无法履行议案故搁浅。

个人倾向于第二种情况,因为我之前曾经推测过绝交书创作的直接动机是山涛的旧事重提(“嬲之不置”语),则绝交书是一封答书,之前应还有山涛写的一封劝嵇康入仕的书。如果司马因为某些原因否决山涛的提案则山涛没有理由再纠缠这个问题,故对山涛而言很有可能是其觉得前一次举荐不成,为嵇康表示惋惜,故希望再次举荐嵇康。当然存在另一种情况,因为吏部郎是个重要的位置,指派给山涛是有目的的,不能随随便便由别人来取代,司马通过多方的考虑认为嵇康不适用于这个岗位,所以否决了山涛提案。山涛仍然希望嵇康能出任别的官职,山涛此时已被任命为吏部郎不可能再次提出“自代”的要求,因此有可能议题其出任其它官职,毕竟他当时已经是选官了。

 

回过来说最开始要说的时间问题,因为有钟会为司隶校尉这一限制条件,嵇康只能被害于景元二年或景元三年的冬天。嵇康从河东还和山涛举荐必然在同一年,如果跨了年的话,则绝交书著于景元四年,超出下限。又嵇康使用“前年”一词,说明从河东还与写绝交书之间有跨年(即使中间相隔的实际时间或许不足一年)则绝交书与嵇康被害都在景元三年。也就是说,嵇康在作了绝交书之后不久便被害,这样一来嵇绍在景元三年就是八岁到九岁,“绍十岁而孤”只能有两种情况

1,绝交书中是周岁,而《晋书》所说是虚岁

2,《晋书》的说法是约数

 

如果根据“涛始以景元二年除吏部郎”“前年”“绍十岁而孤”来推论,有几点原则

1,景元三年冬是嵇康死亡时间的下限

2,从河东还和写绝交书之间跨年

3,写绝交书与嵇康被害至少相隔一年

以此推之则嵇康仍只能被害于景元三年,同样康从河东还的下限仍然只能与山涛举康在同一年。因此若山涛为吏部郎的年份定为景元元年,就非常合理了,这后面的都没什么可说的。

但现在问题在于,裴松之说的是景元二年山涛除吏部郎。按照上面的三原则12是不能更改的那就只能从3里面活动时间了。

 

然后来说说山涛于景元二年除吏部郎的事情,老实说我还真没办法立论山涛除吏部郎是在景元元年这一观点。因为我之所以坚持这一点的唯一论据仅仅只有裴松之所说的“山涛为选官,欲举康自代,康书告绝,事之明审者也。案涛行状,涛始以景元二年除吏部郎耳。”既然裴松之信誓旦旦,言之凿凿,一句“事之明审也”大有真理不可动摇之势由不得我不信,甘露三年说我真不知道从何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