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五出·银杏公子  

2008-05-18 12:56:51|  分类: 嘉平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 嘉平五年八月二十一日

地点 洛阳

背景 沈渊为结好钟家,请刘青去为钟会看病。秦舟因为听说洛阳又有政治清洗活动,故回家看看,好照应。洛阳城里出现连环杀人犯,对象为歌女,雏妓,洛阳令尚未破案。向秀已向陆家提亲,还在预备纳吉。

流程:探病——报信——新娘——追踪——战败——end

 

(洛阳·钟府)

汤贤           刘大夫是特地从荥阳请来的名医,希望能有所助益

钟源           沈老板的心意真是感激不尽,但愿二郎早日康复。待老夫人那里有了交代,我还会重重答谢——当然也要多谢小汤你啊~

汤贤           七叔待汤贤亲如父子,为父分忧是份内之事。尊府要药材的之外,掌柜尚备了这株千年的山参,以叙私谊,烦请七叔代呈

                  (掏出一个小锦盒)而这一份,是汤贤个人的一点心意请七叔笑纳

钟源           这……都是自己人我就不推辞了(见钟毓回来)

                  (迎上前)大郎回来了?

钟毓           帮我换常服

                  (进屋,拉上门,更衣,但外面仍听得见声音)龙体欠安已经五日(轻哼)却一直瞒着我们,太后这样做置大臣于何地?若不是今日朝议,还得瞒下去……

汤贤           ……

 

(玄风楼·杏字间)

支绵           (快步跑入)又是两起命案(递给沈渊一张纸)

沈渊           (看罢)烟雨斋的明华,登升楼的春菜(掏出一张纸)还有熙和院的白伶……

支绵           连白伶也……难道是冲江家来的?

沈渊           不排除这个可能,短短几天连续出现命案,被害人全是为江家工作的姑娘

支绵:        可谁有这样的动机和胆量与江家为敌?

沈渊:        先不要自乱阵脚,让出事的店先稳定人心。通知司隶所有掌柜,凡事先重安全。如果无法兼顾,宁可舍利求稳,尤其是对年轻姑娘。

                  然后带上我的信物去见鲁君,让猎影会尽快调查清楚。(支绵领命出去,与湛红擦肩而过)

湛红           沈老板……

沈渊           什么事?

湛红           是这样(脸红)上次阿弟的病多亏沈老板慷慨相救,阿母说沈老板的大恩大德这辈子都不能忘(递上一篮鸡蛋)

沈渊           谢谢(收下鸡蛋)以后交给柜上就可以了,不用麻烦地拿进来

湛红:        哦……

沈渊:        还有,今天不用上工,这几天都不用来了

湛红           (惊慌)为什么?

沈渊           江大人的曾祖生祭将至,所以这几天江家店里的娱乐活动都会暂歇。(向秀刚好进来送账本)你不用担心,什么时候需要,我会让小汤通知你们

向秀           生祭?怎么以前没听说?

沈渊:        曾祖本来是是远亲,只是今年恰逢百年生祭,所以想办得特别隆重一点

向秀:        哦……

沈渊:        让小七……(看见湛红已经先走了)

沈渊:        ……让袁准跟着她

向秀:        袁君不是玄风楼的人,这样做不太好吧……

沈渊:        猎影会做事不知分寸,袁准虽然蹭吃蹭喝,也还算是侠义之士,应当可以信任。

向秀:        恩(领命出去,走到门边停下)你既如此体贴,小红对你的情谊,又要如何回报?

沈渊:        先回报了你家陆姑娘再问别人!(向秀傻笑一下,离开)

(须臾)

陆夷:        (张望)……

沈渊:        (埋头算账)陆姑娘别望了,子期不在

陆夷:        ……不在就不在咯……反正这个东西是送给你们的,又不是送给他的……(把一篮子鸡蛋放在几上)

沈渊:        ~~~不能收新娘子的礼物,会被新郎怨恨的

陆夷:        不收就不收,我直接交给小汤,不收的没得吃

沈渊:        [这是在威胁我吗?(汗)]好了~~我收还不成吗?(陆夷回头得意地笑了笑)

 

(袁准潜伏在屋顶上跟踪小红,被发现,小红疾步逃走,袁准跳下来跟进,与从另一角落里冲出的阮咸撞上)

袁准:        啊……啊!(二人猛地回过神来,双方互相以为对方是杀人犯,袁准拔出长剑,阮咸没有武器,二人对质)竟然不带兵器,真是目中无人的色鬼。(袁准一剑劈去,阮咸低头躲开,背后的竹竿被砍断)

阮咸:        (顺手抄起一截杆头,舞一个枪术起势)早就有备而来,不愧久经阵仗的淫贼

(袁准抢先刺出两剑,阮咸后退躲开,退至墙边。袁准一剑劈来,阮咸举杆格挡,杆一折为二。袁准提剑补刺,两把飞刀从侧面飞来。袁准身形一撤,躲开飞刀,却被秦舟突然闪到其身后,捉其臂,按倒在地)

秦舟:        酒色是穿肠毒药,银杏公子,你要惹多少麻烦才肯改过?

阮咸:        刚回来就没人话,这家伙肯定是最近命案的凶手,快抓他去见洛阳令!

韩芹:        等等,子楫,这里面有误会!堂堂七郡大侠名声在外,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

秦舟:        七郡大侠?袁准便是你?(松手)

                  (语气轻佻)不知原来是阁下,刚才多有冒犯啊。

袁准:        (怒视)不敢,双拳不敌四手是袁准技不如人,告辞……(转身欲离开)

阮咸:        我没听错吧?拔剑追打手无寸铁之人的家伙在责备我们以多欺少?

袁准:        (停下转身)如果你觉得我只是徒仗兵器之利,我愿意再奉陪

阮咸:        (捡起一根竹竿)那我还是用这个

袁准:        (笑)刀剑无眼,我可没跟你……(阮咸一竿劈来,袁准顺手挡住,剑应声而断,竹竿爆裂)……开玩笑……

(袁准愣住,阮咸丢掉竹竿)

秦舟:        这样做太过分了吧?

阮咸:        公平比武,胜负自负~~你这没良心的,一年到头东游西逛,让我们担心受怕,今酒钱算你头上(两人勾肩搭背地离开)

秦舟:        谁要为你这种没酒德的家伙付酒钱啊[你有一点担心的样子吗?]——小芹,你愣在哪里作什么?

韩芹:        ……哦?恩……

袁准:        ……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