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广明亭]春草何限意,不与冯郎知  

2008-06-17 20:46:58|  分类: 歧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始元六年的春天比往年都来得晚,至到三月才刚有一点万物复苏的痕迹。大地如大梦初醒般开始穿戴那身被久盼的绿萝衣,却又似力不从心,仅仅是罩了层朦胧的绿纱而已。有人说是因为年初从匈奴回来的使节把北方的寒气带了回来,但更多的人认为那位使节出使十九年还能回来,这是上天的神迹,所以上天也要用特殊的礼节来迎接他的回归。

天意向来不是凡人所能揣测的,所以它常常让人们陷入尴尬——即使位极人臣,在这一点上上官桀和其他人依旧是平等的。原本派去的人回报说已经是草长莺飞的季节了——也勿怪,远望南山确是一片缥缈的青郁——可临近了却只剩下裸露的黑色泥土散发着湿润的芬芳。这不只是折损左将军的颜面,还会令他尊贵的客人扫兴。上官桀知道,即使发生更糟糕的事,霍光也会温文地一笑,然后同他悠悠地溜马,断不会折辱于他。所以他原以为这会是一次沉闷又拘谨的狩猎,但事情却出乎他的意料。

霍光还带来一个陌生的少年人,约莫十五六岁,容貌甚是俊秀,引得上官桀心中不住地赞叹,只是眉宇间有种似曾相识。但是上官桀有绝对的把握否认这点,如果真见过这般精致的人物,他是不可能会忘记的。被问起他的身份时,霍光微笑而不作答,事后上官桀才打听到,他是霍家的一个监奴——就监奴而言,他那华丽的打扮已经不能用僭越来描述了。

他说,他叫冯子都。

上官桀轻“恩”一声,投以赞许的微颔。冯子都脸上泛起青涩的红晕,此时的他尚不懂得如何应对纷繁的人事。

冯子都很擅长讲笑话。诚然霍光无论听到如何冷的笑话都会笑,却极少放肆地大笑,但冯子都能让他乐不可支。有他在至少不会无聊,上官桀如是想,但他跨下的老马不会如此想。那匹马曾随上官桀征讨过大宛,如今只能百无聊赖地低头啃着尚未没过马蹄的嫩草,惊动了一只过分自信的兔子——它终于按捺不住探出洞来。笑语未歇间,冯子都已经张弓满弦,箭如流星,直指那只可怜的兔子。“可惜,毫厘之差!”上官桀暗叹“若是换作……”换作谁?那个名字却如何也想不起来。

冯子都一箭不中,策马直追,思虑敏锐,身手矫捷,散发着那个年龄特有的活力与英气。上官桀不得不再赞,能得大将军霍光垂青的果真不是只会讲笑话的人物!遂与霍光拍马紧随其后,不出二里地,但见冯子都已勒马停下,揽弓搭箭,屏息凝神瞄准着那只野兔,姿态优美,僵弛有度,连一呼一吸都保持在极其匀称节奏上,犹如最标准的骑射示范。在箭离弦的一刹那,上官桀几乎停止了思考,以至于忘记了箭是如何贯穿兔子,忘记了冯子都之后提着猎物对他说了什么,更忘记了留意霍光当时的神情——事后他认为那是最值得留意的事——只能机械地将眼前的景象与记忆中曾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一遍又一遍的重叠,仿佛被早已被遗忘,此刻却分外清晰的那个身影,那个名字。

回来的路上,上官桀不住观察着冯子都的一举一动,试图寻找到一点点熟悉的印记,直到他终于发现这只是徒劳而已——二者是如此的相距千里,越是细看越是分明。上官桀长长地舒了口气,毕竟他的猜想就霍光而言太出格了。就在他出神时,不觉已行到了里门,冯子都先行一步张罗,只剩他和霍光,他认为这个时机不错。

 

“子孟……”

“恩?”

“李少卿在匈奴也有十八年了吧?”

“不错。”

“我想也是时候接他回来了吧?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

“恩。”

“那我明日召见苏子卿,看他是否尚有此念。”

“他有。”

“你怎么知道?”

“我已经问过苏子卿了。”

霍光揖别过上官桀,径自入里门去了。

 

始元六年夏,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遣陇西任立政等三人至匈奴迎李陵还。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