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原创]平江物语·渡  

2008-08-28 21:58:27|  分类: 短篇杂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曰: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佛好像没这么说过)但他从不相信世上有前世今生。如同所有的玩世不恭者,他否认一切的神明,怀疑一切的秩序、唯一信奉的只有眼前的真实。他深信这个世上没有不变的永恒,所以还在很年轻时便离开了家人,独自乘着一叶小舟,漫无目的地在如画般江南水乡百转千回的的水道里随波逐流。

久而久之,船夫们也都与他熟识,大家唤他作“江南舟客”。

 

一个年轻好事的与他打赌,只要他去过平江(呃……好像还真有这么个地儿……),一定会为那里美景迷惑,从此结束漂泊的生活。舟客本对这个赌约嗤之以鼻,却好奇于他口中的平江江景。自恃遍览天下奇景的他欣然应承。

 

那几天天公不作美,三日连雨,似故意与游人作对,总是白日下雨,入夜晴。雨不大,刚能阻人出行,是故沿岸的平江镇上几乎不见行人,惟见江心一只乌篷小船悠悠地顺流漂下,仿佛原就没有所系之岸。一人撑伞里船头,一身玄衣纁带,在淡施青绿的山色中显得分外惹眼。

几滴雨珠透过油伞,点在面上,他轻轻拂去。但更多雨是晕染在浩瀚的山水画卷上,模糊了原本分明的轮廓,他却毫无拂去之意,他犹爱这上苍漫不经心挥洒出的肆恣,一如他酣畅淋漓的狂狷。无需吟风弄月,无需煮酒抚琴,只需静静地欣赏。

平江的山水无愧于任何对它的褒赏,舟客并不吝惜赞赏的语言,但无论桂林漓江还是巴东三峡都没能留下他——平江亦不例外。舟客暗忖赌约稳操胜券,愈发寄情于天地,骋目于八极。未留心,一个身影闯入了他旷古的寂静。那是在渡头伫立的一人,虽远隔空濛的雨帘,在那宁寂的街角仍显得如此的特别。舟客胸中一阵悸动,似寻得一件多年的失物,急促船夫驶近,定要看清究竟是哪个知己与他同此雅兴。

不消片刻,眉目已见分明,只是这一看却令舟客大大扫兴。立者皂冠皂靴,罩一袭淡青色长袍,衣角被江风吹起,飘飘乎遗世独立,竟好似画中之人。他并未打伞,雨将他全身淋得透湿,一柄马尾拂尘因沾水重得直直垂下,却是一个道士。舟客平生最不屑者僧道,只因他从来视神佛之说为欺人欺世的妄论,更不理解何以有人为此镜花水月虚度一生。再者那道士似也并非在赏雨,神情凝重,左顾右盼,更像是在等人。

舟客却也无心理会这么多,虽然兴致全无,仍强自作乐。然寂寞之中终抱一线希望,不时注意那人。那道士显然在雨中候立多时,江风吹来冻得他瑟瑟发抖,不停地搓揉自己僵痹的双手,舟客心生一阵不忍,遂着船夫靠岸。

 

道士本心有所系,对于外物不甚着意,只是来者装扮着实特立,一方折巾似戴非戴,一双木屐似穿非穿,屐带用了两样颜色,似是无心疏漏,又像是故意而为,实在不能让人装作视若未见。仅仅匆匆一瞥,道士心下里奇怪,却也并未细想。只因他此刻心乱如麻,驰目远方,迷茫却又坚定,若巍巍苍山,饱历了风雨的吹息,阅尽了世态的沧桑,仍不移心中的正道。然此刻他迷茫,他一心渡人,可人真需他渡?抑或是天地本不仁,万物为一齐?越思越觉得头痛欲裂,几乎不再感觉到雨点落在身上溅起的澈骨凉意。

并非错觉,而是真无一滴雨再落在他身上——一把油伞遮住了他头上的一片天。道士心头一惊,连忙回头,擎伞者正是舟客。舟客微微一笑,把伞递了过去,事出突然,道士却不敢接,只是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衣角。那是上好松江棉布织成的袍子,远看的淡青临近了竟变成了白色。那道士虽然年纪轻轻,但舟客已知他身份不俗,见其犹豫,亦知其所虑,随口对道:“积修功德。”

舟客原以为僧道欺世所为无非名利,惟有导人入道,断无拒人千里之理,哪料道士脸色徒然一变,厉声喝道:“难道贿赂神明便是积德吗?为什么不愿去真正修善渡人!”

若按舟客平时的脾气,平白遭此一喝定是要还以颜色的。可未待他动气,道士已先是面颊涨红,紧咬着红唇微颤,恰似春雨欲来风满楼。舟客反没了火气,只是缓缓答曰:“道长讳平,而能与我在平江相遇,亦是缘分,只当是我怜惜一个同路的陌生人”

道士闻言先是一怔,自己未报家门,对方已知自己姓名,正欲发问,舟客抬手一指拂尘,原来乌木制的拂尘柄上清楚地刻着“平道君”三个浑厚的隶字。道士神色犹峻,然脸上的迷雾确是散去了许多,亦不再迟疑,欣然接过雨伞。

 

舟客哈哈一笑,头也不回地登上他的小舟,他仍是浩瀚天地间的一个浪子。伞只有一把,不过对他而言只是多余,他爱雨,更爱逍遥。

道士紧追两步,却又停了下来,似有话要说,而又欲言又止。他还是默默地站在渡头,望着渐行渐远的小舟,直到消失在山的彼端,一个谢字始终没有出口。而想说的又何止一个谢字呢?渡尽众生还自渡。

 

许多年后,舟客还是过着他漂浮不定的生活,直到生命停止的那一刻都依旧继续着他的旅程。他也重访过平江,不过再没有等在渡头的道士了。这果真是三世修来机缘?抑或是萍聚际会的偶然?或许连他自己都忘记了,某年某月某日,在平江畔,他曾邂逅一个陌生的同路人。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