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江山此夜一周年庆·嘉平志异短打三十条(一)  

2009-08-27 23:59:18|  分类: 嘉平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烛火

嵇叔夜喜欢夜间活动,即使出门在外也不改这个爱好。四月常常抱怨烛火费的开销太大,他装作没有听见。山间野店的条件比较差,经常要与其他客人拼住一间屋,其中也包括一些山精野怪魑魅魍魉,这时候叔夜会迅雷不及掩耳地吹灭烛火,弄得别人进屋一头黑。

“耻与魍魉争光。”这是他自己给的说辞,但四月认为他只是不喜欢它们的奇形怪状,眼不见为净。

那天,叔夜又在乘夜弹琴,一阵阴风吹过,他便知道又有“奇怪”的客人来了,立即吹灭灯,钻进被窝里假装睡着了。这一连串动作被刚进来的山魈全看见了,它楞了一下,便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自己掏出火石又点着了蜡烛,然后兀自地整理完毕,吹灯睡了。

叔夜没有像往常一样听到骂骂咧咧的声音,于是好奇地掀开被角偷偷瞄上一只眼,暗自觉得这个房友有点不同寻常。

次日,叔夜让四月去询问对方的姓名洞府。山魈不搭理他,也不看他一眼,化作一缕青烟无影无踪。

 

红白喜事

领月奉的人和每天闲在家靠剥削劳动人民为生的人不同,每到月底总是紧巴巴的。向子期跟着两个小地主混,过着月光族的“惬意”生活,痛并快乐着。跟他共事的是一个老头子,每天用心记账,精打细算过日子,生活相当滋润。时间久了向子期发现他的账本上写的不是每日收支,而是这个月整个山阳县的婚丧之事。

向子期大吃一惊:“每月这么多的应酬,即使是三公也会穷的!”

“这不是应酬表,是菜单!”

【芋氏言曰:红白事的收支,只在于你有没有一张厚脸皮而已。】

 

包子

河内郡庭门口有一家包子铺,开在正对府衙的大街上。每天睡过头来不及吃早饭的胥吏都会买上两个殿肚子。向子期也是这里的常客(脸是吃成那样的吗?),因为味道特别鲜美,有时他也买回去招待客人,渐渐地嵇叔夜和吕仲悌也被他培养成回头客了。

“包子很香。”叔夜吃第一口就发现这天的包子不一样。

“包子一直很香。”子期吃了一个也没发现问题。

“今天特别香。”叔夜又吃一口。

“听说今天的包子是店庆五周年特别制作。”子期又吃了一个。

“唔!”叔夜吃第三口时吃到一个蜡丸,破开一看里面有一方用特殊酱汁写了字的布条。

“上面写了什么?”子期问。

“内含子路。”叔夜很镇定地回答。

子期石化……

  

狗跳墙

废立的诏书中点出了郭怀袁信,格杀的命令便立即下发了。但没想到两个小优身手不凡,羽林军从凌云台一直追到永宁宫也没抓住。

“饭桶!两个狗一样的倡优都奈何不了!”中坚将军甄德大怒,又调了一百虎贲在永宁宫宫墙上设防围剿,以防惊影响到玺绶的交割,终于把郭袁二人团团围住。

“束手就擒,否则放箭了!”

“我们为什么会到这般地步?”袁信泪流满面地望着郭怀。

“你听,金器交磨的声音。这是亡国的旋律。”郭怀忽然登上女墙,开始念白《鹿游》结局里的台词。郭怀追求极尽震撼的感染力,修改了无数遍,仍没有完成。“我将化作尘土,看着麋鹿嬉游于这姑苏台上!”吟完这句,他纵身跳下了宫墙,用绽开的血色为他的剧作写下了完满的结局。

 

鸡飞蛋打

这可能是陛下最后的机会了。他已失去了辅佐他的大臣,失去了支持他的发妻,连唯一可以依靠的许士宗也在前不久被下狱徙边,生死不知,如今在他身边的只有一群伶人倡优。许士宗临走前留下计谋,趁司马子尚得胜赐宴之机,将之擒杀收复安东的军权。云午暗藏匕首,如果事到临头羽林军不听号令,就由他亲自动手。

刚到平乐观下,云午便被羽林拦住。羽林似乎察觉了异常,坚持要搜身,被云午以强硬的态度拒绝了。双方纠缠,动静不小。陛下在观上听见,忙派黄门下来催促,替云午解了围。

清商署的歌舞是全天下最优秀的,没有人能不为之倾倒,陛下却魂不守舍,完全听不进去。更何况司马子尚也是有备而来,随行的舍人都是以一当十的勇士,绝无可乘之机。进,是刀山火海;退,又是万丈深渊。

云午已有必死的决心,唯一担心的是自己能力不逮使陛下陷入险境。见陛下迟迟不能下决心,他一步迈出乐伍,熟悉的音乐响起。这是他的压轴独唱:

“青头鸡,饲汝汝不啼,三岁学清商,七岁事郎君,情分卫园桃,谊比磐石基。

青头鸡,饲汝汝不鸣,伊尹发膢伍,去病封狼居,胡为倡优子,哀哀谏楚庭。

青头鸡,饲汝汝不食,垂拱天下治,礼贤四海清,祈君寿万载,身死不足惜。”

自己真是自以为是啊,云午想自己不过是一个卑微的伶人,竟然在陛下面前说这样的话,但已经是诀别了,就让自己放肆一下吧!三阙歌罢,陛下缓缓放下酒杯。云午心领神会,平静地转身,走下台阶,去面对属于他的结局。

诀别的歌,诀别的人,陛下多想将他拉回自己身边。可拉回来又能如何?连他自己都在向黑暗的中心坠落,止也止不住。他呆呆地坐在原地,身边的一切都已没有了意义,宫殿、华服、珍馐……脑海中只不停翻滚着儿时的童谣——那是云午第一次教他唱的歌:

“青头鸡,饲汝汝不归,荣华不足贵,权势不可追,到头来,蛋也打,鸡也飞,好伤悲。”

【芋氏言曰:这不应该是‘鸭飞蛋打’吗?】

 

舞蹈

吕仲悌刚一迈进竹林就被向子期拉住跳舞。

“嘿嘿,我会跳公莫舞!”子期笑得站都站不稳了,一个踉跄跌进他怀里。仲悌看他醉得不轻,忙将他扶住,想带他回房歇息。嵇叔夜拉拉他的衣角,阻止了他。叔夜也喝了不少,但对他而言显然不算多。

“你也醉了吗?”仲悌很郁闷地问道。叔夜也不回答,狡猾地笑了笑,掏出横笛吹了起来。子期听见音乐,一把推开仲悌,跳起他一跌一撞的舞步,活像一只猴子。仲悌一边笑得直不起腰,一边瞅着叔夜视若不见一般吹着曲子,心想,这人真狠啊……

第二天,仲悌一见子期就嗤嗤地笑,但是问他却什么都不说。子期又去问叔夜自己喝醉后是不是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叔夜的回答,让子期原本的心存狐疑变成确信无疑。他发誓“总有一天”他要戒酒。

 

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向子期颤抖的声音很快变成断续的哭诉。

“为什么要道歉呢?”嵇叔夜微笑着望着他,像二月的春风般温和。

“不知道……但是……对不起!”子期还是止不住,一个劲的哭。

“好了,没事了。”叔夜抬起子期的脸,替他擦干脸上的泪水。“一切又跟以前一样了,不是吗?”

子期从泪水中绽出了会心的笑容。

 

泰始八年的七月,晋都洛阳流传着一个神秘的消息:黄门侍郎向秀在路经山阳时遭遇风雪冻死了。

 

火箭

听说中书侍郎钟士季得到了一把好弓,立即有贵人富商登门请求他割爱。其中出价最高的是一位自称从东吴来的迟姓客商,可是钟士季仍然嫌低,不肯出手。

“这个价钱可以买下半个县城了,不可能会有比这更高的价钱了。”吴客开始怀疑钟士季买卖的诚意。

“我不急着用钱,是你们志在必得的。”钟士季漫不经心,似乎压根与人为难。

“官人真的是有心出售吗?莫不是拿小人们寻开心?”吴客有心探底。

“好弓我也有,不多这一把,如果价钱合适我自然不会吝惜。”钟士季也爽快地交了底。“我这把燕山脊,无需上箭,可以凭空发矢,飞矢带有浓烈火劲,威力无穷,堪称无价之宝,即使要再多的钱也不为过。”

“你是说矢上带有火劲?”这话引起了吴客的注意。

“不错。”

“我明白了,官人想要的价,小人实在无法接受。叨扰多时,甚是抱歉。”吴客还是决定放弃,向钟士季深深行了个礼。“买卖虽然不成,不过还是希望官人知道,官人那把并不是燕山脊,今后也不会有人出更高的价了。”

 

执子

袁孝尼从山阳回洛阳,一群匪徒突然半途杀出把他劫走了,没过多久寄来了勒索的信。家人聚在一起,有的说报官,有的说不能报官会被撕票,争执不下。

绑匪见迟迟没有回信,很是恼怒,认为应该给袁府点颜色瞧瞧。

“不卸他一只胳膊,他家里是不会送钱来!”

绑匪将袁孝尼按紧,右手放到案板上。袁孝尼大惊,忙喊道:“不要砍手!要砍砍脚吧!”绑匪不理他,举起尖刀。袁孝尼情急之下,猛地一挣,将脑袋伸到了刀下……

之后,官兵及时赶到,刀下救了他一命。他的朋友们们纷纷前来慰问。

“你觉得脑袋比胳膊硬吗?”嵇叔夜显然是在责备他的危险行为。

“如果我不能下棋了,你们还会来看我吗?”袁孝尼很严肃地问嵇叔夜。

“会,当然会。”嵇叔夜回答得干脆,却又糊涂。

 

青蛙跳

高贵乡公在华林园召锺士季,裴季彦等人雅集,时直盛夏,荷花盛开的季节,一只青蛙从湖里蹦到案上。

“他是在为公家跳呢?还是在为‘私’家跳?”乡公强调了那个“私”字。

众人战战兢兢不敢作答,乡公等不及,指名让钟士季回答。

“在公家园里便是为公家跳,在私家园里就是为私家跳。”钟士季作了个左右逢源的回答。

从此,乡公的雅集不再邀请钟士季参加。

 

很多年后,有个皇帝问了同样的问题,有人用钟士季的回答耻笑他为千年难得一见的白痴。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