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江山此夜一周年庆·嘉平志异短打三十条(二)  

2009-08-28 00:08:36|  分类: 嘉平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肥胖

贞陵亭侯王濬冲的独子死了。十九岁的王万子,人们口中传诵的青年才俊,痛失这样的爱子,作父母的想必异常心痛。然而举丧时王濬冲却一滴眼泪也没流,只是木然地迎送前来吊唁的宾客,直到山季伦来时才将他延入后堂。濬冲令侍儿弹琴,自己凭栏远眺窗外的风高云淡,季伦则在一旁静候,并不打扰他。

“大家都以为他只是一般的发胖,只当是减损饮食就好了。”良久,濬冲忽然打破沉默。“谁也没料到这竟然是病征,更没想到要去看大夫……”说到后面却是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前年过世的只是怀抱中的幼子,濬冲尚且悲不能胜。如今万子不幸,你又何需隐忍?”季伦一半是不解,一半是劝解。

“确实是悲痛得几不欲生,但不知为何,真是一滴眼泪也流不出。先夫人过身时也是这样,这究竟是为什么?”濬冲转过头来,嘴角挂着一丝苦笑,苦得浑然不似在笑。

【芋氏言曰:辛嫁轩词云:‘如今尝尽愁滋味,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毛毛虫

阿康四岁的时候喜欢趴在窗台上看公穆写字,时间久了就缠着公穆教他。公穆很无奈地从认识文房四宝教起。

“如果墨干了,就写不出字来,需呀保持笔尖的湿润。”

阿康点头,把笔往笔洗里一杵,蘸了饱饱一笔的水便开始依样画葫芦。

“呀!字都变得跟毛毛虫一样!”吸水晕开的墨迹跟阿康的鬼画符一样狰狞恐怖。

“你蘸太多了。”公穆另外拿起一支笔,“通常只要用一点唾液湿润就合适了。”说完为阿康作了下示范。

“是不是这样?”阿康举起笔舔了舔。公穆的脸色刷一下变了。

“真聪明,就是这样……呃……既然你有志向学,这支笔就送你吧……”

 

轻轻的羽毛

“别犯傻了,司马太傅怎么可能放过你!”夏侯仲权希望侄子能与他一同逃走,洛阳的征召绝对不会是好意。

“宁死也不做他乡野鬼。”夏侯太初态度十分坚决。

“我对蜀的仇恨难道会比你少吗?但是死有轻于鸿毛,重于太山啊!”仲权想起了之前的国仇家恨,念着自己为势所逼,如今只能屈事仇敌,心中满是愤懑。

“在我而言,屈志终老与功败身死同样是轻如鸿毛的。”太初回洛阳并不是去赴死,他是为了他的志向去抗争,哪怕粉身碎骨。

 

  画饼

“王子归河梁,赤松隐太山。人非南阿石,岂能得永年?”

歌姬唱了时下最流行的《劝行乐》助兴,向子期到洛阳已经整整一年,结交了新的朋友,听了新的曲子,每天不是赴宴就是郊游,忙得不亦乐乎。

向子期最爱的是酒,洛阳人都知道七贤爱酒如命——不,现在是六贤了。

“枉养千般性,服英食黄连。途运一时厄,顾自难保全。”歌姬自顾自唱着,向子期自顾自喝着,酩酊大醉。家人怕他酒后失仪,忙上前搀扶。向子期一把推开家人,哈哈大笑,弄得家人只好一边向主人道歉,一边生拉活拽将他推出门去。

“千载得一道,朝夕作画饼。行行勿复言,当惜眼前缘”歌姬还未唱完。向子期出门后一路长歌大笑,拉他上车也全然不理。行出数十步,忽然转笑为哭,起初原当作是醉汉的喜怒无常,可越听越是伤心,令闻者也不觉落下泪来,方觉得这哭声竟比那笑声更真切百倍。

 

  天衣无缝

  “天衣无缝的口供。”大将军面无表情,口头上称赞,不知究竟作何想法。

  “难道有什么不妥吗,大将军?”钟稚叔诚惶诚恐,汗如浆出。

  “钟君家世刑名,自幼明习典律。钟君亲手炮制的口供,怎么会有不妥!”大将军虎威一震,饶是钟稚叔早有准备,也不敢妄发一言。“翻天覆地的政变,到最后却只查出这么几个人!朝内没有助力,四方没有外援,好不容易牵扯出了夏侯太初,竟然所有线索在这里掐断——李宣国再不济,也不至于如此地步!听说钟廷尉昨晚连夜亲审夏侯太初,得出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大将军!”钟稚叔再不敢拖延。“夏侯太初是当世名士,入狱前早已有必死的决心,即使加刑也未必能问出什么,逼恐太过,易惹清流非议,羁押时日一长,反而夜长梦多!毓不敏,自作主张,全是为大将军考虑啊!”言罢再拜。

  大将军颜色稍缓,起坐将钟稚叔搀起,徐道:“钟君一番苦心,我岂不知?以钟君之明,料不会让那些宵小之徒逍遥法外。适才言重,君切莫上心。”

  听到这番话,钟稚叔一颗悬着的心才稍微放宽,长揖拜谢,誓称为大将军效力,肝脑涂地。

 

  客串

  《鹿游》是一个悲剧故事,观众们不喜欢,自然也不会打赏,但是郭怀坚持要写这样的故事,直到他们将故事演给最尊贵的观众看。出乎意料,陛下非常感兴趣,一定要他们从头到尾演一遍。演到第三出却因为演员不足停了下来。于是陛下下令,让清商署派几个人归郭袁二人调遣,即日起加紧排演。

郭怀与袁信不敢怠慢,欣喜之余也多了几分提心吊胆。次日清晨天刚发白郭怀便来到清商署的练习场。不想袁信来得更早,准确的说,所有人都已经就位了。钩盾和织室连夜赶制了新的服装与道具,袁信将郭怀的那份递给他,郭怀发现服装与平时有所不同。

  “你改扮伍员吧。”

“我扮伍员?”郭怀意识到有人要跟自己抢角色,十分不痛快。“那谁扮得了吴王?”

“或者你来扮吴王我来扮伍员也可以。”一个声音从屋内传来,差点没把郭怀吓得趴在地上。他万万没有想到陛下竟然纡尊参加《鹿游》的排演,而对陛下而言这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郭怀暗暗许下了这个知己。

 

  劈里哗啦

  “王准备去哪里?”

  “回宫。”

  “王已受封齐王,请移驾西宫。”

“我只是回去拿几件贴身器物。”

“那些尚方之物,王以后怕是用不着了……”

“如果大将军觉得我就是个将死之人,用不着浪费东西,不妨现在就赐我一死!”齐王悲愤交加,已将生死置诸度外。虎贲中郎将不敢再多阻拦,若有什么差池,必然多生枝节,无奈应允,急派了两名虎贲贴身紧随,以防万一。

次日,当虎贲中郎将前往朝阳殿催齐王移驾时,眼前的景象令他目瞪口呆。朝阳殿内一片狼籍,金银器玩能杂的都被砸得稀烂,大大小小的珠玉陶瓷碎了一地,绫罗绸缎被扯成一条一条的,与字画的碎片搅在一起,其中一半已经被烧成灰烬了。

齐王正拖着他那口鹿皮做的箱子,一步一步向门口走来,脸上挂着恶作剧似的笑容。

“你……”虎贲中郎将已无言以对。

“我已罪孽甚重,不在乎在多加一条。”这是虎贲中郎将此生听到过最冰冷的话,冰冷而且疯狂。

 

成人式

正始四年正月甲子,太庙冠礼的乐声,在宗正曹元首为陛下戴上通天冠后顺利落幕。

“就这么完了?”前后准备了好几天,冠礼的过程却出乎意料的简单。

“‘士礼三加’,然而按照魏仪,天子仅一加,以示尊别。”宗正年逾八旬,话语里都是慈祥。陛下“哦”了一声,他认为先皇们终于做了件有意义的事。

“加冠意味着什么呢?”陛下又问。

“冠,是成人的象征。陛下加冠应该是为了不久之后的大婚。” 宴飨冠婚是人间喜事,宗正也未多想,直言相对。

陛下沉思片刻,忽然问道:“成人之后,是否意味着可以亲政?”

宗正大吃一惊,不知如何回答,只能以“并非臣所能妄论”搪塞。

 

魔术

在太后面前把陛下大变活人需要有九死一生的心理准备,羽林军的刀就架在脖子上,袁信吓得汗都不敢滴下来。

“如果你不把陛下变回来,结果会超出你的想象!”太后威胁道。

“秉太后,时机还未到,天机不可泄露。”郭怀故作镇定,两腿却在发抖。

“什么时候时机到?”

“太阳下山。”

“太阳已经下山了!”

“还差一点。”

“你这是搪塞!”太后大怒,下令羽林军将二人就地正法。郭怀闭上眼睛听天由命,袁信止住哭声,只是不停以头抢地。就在羽林军就要手起刀落时,陛下咚地一声从箱子里滚了出来,回来得太过匆忙化妆成宫人的脂粉还没卸掉。

“你怎么弄成这样?”太后又喜又嗔。

“要不怎么叫大变活人?”陛下一边说着一边给吓得面无人色的袁信做了个鬼脸。

 

奴隶

“岂有此理!”云午追上二人,大声数落二人离经叛道的行为,“你们帮陛下逃出宫玩,不是帮他,是在害他!”

郭怀心中恼他凭仗陛下的恩宠便作威作福,嘴上不敢顶撞,暗自盘算将他从陛下身边赶走。正好陛下传召他二人,郭怀向袁信递了个眼色——现在正是时机。

陛下为昨天的事赏赐了二人,若有所思地问:“只是我一个任性的要求,你们差点人头落地,你们觉得值得吗?

“既然得到陛下的恩宠,就随时准备为陛下奉上自己的性命。”袁信抢先应答。陛下拊掌大笑,将他搂进怀里,袁信趁机言到:“可惜有很多人并不懂得知恩图报。”

“谁?”陛下知道他必然有所指。

“臣听说清商署的隶臣云午与陛下的姬妾有染,令陛下的名誉蒙羞。”

“不要听信无端的流言。”陛下沉吟片刻。“无论发生什么事,我绝不怀疑云午对我的忠诚。——你们先下去吧。”

郭袁二人讨了没趣,垂头丧气地下去了,却也好奇,君臣间是何等的情谊,能让他们如此坚信不疑。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