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浚稽山]初语·却把他乡作故乡(剧本)  

2010-03-10 17:28:14|  分类: 歧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  天汉四年一月
地点  匈奴王庭
背景  李陵投降匈奴之后受到且鞮侯单于的赏识,被封为右校王。但是李陵一直心系故乡,总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逃回去。单于也大致看得出他的摇摆,想要稳住他的心,认为应该让他在匈奴成家,有家室之后他就会很快适应这边的生活,忘记汉朝。于是决定将自己的女儿摩那岐嫁给李陵。

(一月的匈奴王庭,帐外早春的晚风吹得刺骨,帐内取暖的篝火烧的旺盛)
夏朱    我不嫁!
      我要嫁的人得是万夫不敌的匈族英雄,我才不要嫁给那个汉人。
左贤王   那个汉人也是个智勇过人的英雄,他只率领五千步兵就让我们的十万骑兵吃了不少苦头。
夏朱    兵败投降的俘虏算什么英雄?
(这时传信的侍从回来复命)
侍从    左贤王。
左贤王   怎么样?
侍从    李少卿说,多谢单于的好意,但是他在汉朝已有妻室,不能再娶公主为妻了。
左贤王   (听后眉头微皱)[果然还在想着回汉朝……]
      (转身对夏朱笑道笑)你不嫁,人家还不娶呢!
夏朱    (自尊心受挫,感到十分震怒)你说什么!

(没过几日,夏朱偷偷潜到李陵的帐子附近,偷偷向里窥视)
夏朱    (心中恨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家伙?我还没说不要他,他竟敢说不要我!]
(帐内几个丁零族的女奴正准备收走李陵的汉朝衣服去换洗)
李陵    别动我的东西!(女奴惊恐,连忙跪地求饶)
      全都出去!(女奴听不懂,面面相觑,李陵只好挥手示意)
(等到女奴出去后,李陵将汉衣拽进怀里,看见上面的针脚,想念起母亲和妻子在灯下一针一线为他缝补,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回去一家团聚)
夏朱    [败军之将,脾气还挺大……]

(夏朱一连跟了快一个月,对李陵的感情也在慢慢发生变化,直到一天她潜到大帐附近偷听单于他们审问俘虏。审问已进行了一半,她没听见开头)
俘虏    没别的大事了……
      啊,对了,还有一件!陛下下令将叛将李陵的家眷全数处斩……
李陵    !!(上前一把将俘虏提起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俘虏    陛下将叛将李陵……
李陵    (扯住俘虏领口,猛烈摇晃)我是战败无援而降的啊!为什么要杀我的家人?!为什么!
俘虏    说是因为你教匈奴为兵以备汉军……
李陵    不是我!(其他人连忙上来拉他,李陵指着人群里的李绪说)
      是他啊!是李绪啊!为什么!
(因为太过激动,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即晕倒被人抬了出去,夏朱偷偷跟在后面)
夏朱    怎么这么病弱?
左贤王   汉朝皇帝杀了他全家,是人都受不了吧。
夏朱    全家?(面有喜色)
      那么他妻子也……
左贤王   (先是一愣,略带责备地强笑道)要是他看见你这样,怕是这辈子也不会娶你了。
夏朱    (发现自己的失态,立即严肃)谁说我要嫁他了!

(数日后,王庭发生了一件大事,李绪被人杀死在帐中,凶手当场自尽了,但是背后的主使还没被抓出)
阏氏    (大发雷霆)好个李陵,果然是汉朝派来的奸细!什么灭族之仇,都是做戏!一开始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你和你父亲都护着他,现在他买凶杀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左贤王   可是大阏氏,刺客已经当场自刭,没有证据怎么随便认定是李陵指使?
阏氏    除了他,还有谁?

(夏朱在李陵的帐外徘徊不敢进去,见左贤王领了一队人气势汹汹而来。两人对视,夏朱知道事情不妙。左贤王掀帐入内见李陵身着缟素,面如死灰,正襟危坐着等他)
左贤王   ……难道真是你指使的?
李陵    正是。
左贤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陵    是啊……为什么?他又没做错什么……
左贤王   (一怒之下拔出配刀,指着李陵)你想死吗!
李陵    (抬头引颈,泪如泉涌)我早该死了……为什么我当时没死呢……如果我死了,她们就不会死了……
左贤王   ……
      (将刀放下,示意侍从)把他带走!
夏朱    住手!(忽然从帐外冲进来,挡在李陵面前)
      不许你碰他!
左贤王   让开,摩那岐,这是大阏氏的命令!
夏朱    他是我丈夫,谁也不许碰他!
(众人大吃一惊。)
左贤王   你说什么?
夏朱    他·是·我·丈·夫!
左贤王   ……(示意侍从退下,走近夏朱,在其耳边说)
      大阏氏要杀他,你和他一起到北海去,拂晓就出发,其他事我和大单于会处理。
夏朱    !!

(拂晓的草原上,李陵对着熹微的晨曦,拿出以前束发的头绳,任它被风带走。一瞬间觉得不忍,又一把抓住,珍惜地揣进怀里,转身与左贤王他们会合。当李陵出现在约定的地点时,只见他打扮一变,身上的汉服换成了胡服,原本束起的马尾也放了下来。左贤王和夏朱都愣住了。)
左贤王   你……
李陵    (笑)入乡随俗。
左贤王   我妹妹就拜托你了,她很厉害的。
夏朱    你说什么呢,哥!
李陵    左贤王,你的恩情他日李陵必当相报。
左贤王   报恩嘛?等我当上单于后助我一臂之力就行了。(拍拍李陵的肩,转身离开)
李陵    ……

(日当正中的戈壁,两人已经行了不少时间,但是相对无言)
李陵    你真要跟我到那北方的苦寒之地去?
夏朱    我是你其妻子,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李陵    我现在不能娶你……
夏朱    又为什么?
李陵    汉人的规矩,父母过世丧期三年,其间不能娶妻。
夏朱    你现在是匈国的右校王。
李陵    (低头不言)……
夏朱    (叹气)没办法,再等你三年吧——谁叫你是我丈夫呢?(笑)
(END)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