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外传]宛如相识(10.5)  

2010-06-22 22:14:23|  分类: 嘉平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讲述的是某康与他妻从相识到结婚到死别的故事,全是生活片段的短打,可能无时间顺序,一切以章头标注的为准。随时更新。没错……娘舅剧神马的就是真相!!!


父辈
 嵇昭,字子远。嵇康的父亲。嵇康刚出生就去世了。
 孙氏,嵇昭的嫡妻,嵇喜的母亲。嵇喜十七岁时过世。
 田氏,嵇昭的妾,嵇安与嵇康的母亲。甘露四年冬过世。
侪辈
 嵇安,长男。在家以经营田产为业。
 丁漱媛,嵇安元配。将嵇康抚养长大。
 长女,嵇康出生前就已出嫁。未定。  次女,嵇康出生前就已出嫁。未定  嵇喜,次男。举秀才,在洛阳为官。
 吴徽容,嵇喜续弦。吴质之女,司马师前妻。
 嵇康,三男。在山阳隐居。
 曹璺,嵇康之妻,长乐亭主。嵇康死后独自抚养子女。
晚辈
 嵇晞,嵇安长子。小嵇康一岁,与嵇康关系很差。
 戴凤清,嵇晞元配。
 暂无设定  暂无设定  嵇蕃,嵇喜长子。  嵇荣,嵇康之女。
 嵇绍,嵇康之子。后为晋侍中。
僮仆
 四月,嵇康自小的贴身侍僮。
 若草,随曹璺陪嫁到嵇家的贴身侍婢。


初遇
时间  正始二年三月初三,曹璺十三岁,嵇康十七岁
若草  慢点,亭主!
曹璺  怎么能慢?好不容易才能出来一次呢!
    不过……说是出来,也只是在行宫的院子里而已
(曹璺举头往向湛蓝天空,它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忽然一阵琴声传来,曹璺循声望去,一个少年正坐在高高的树杈上弹琴。树在围墙的那一侧,但是树冠高出墙头许多,即使在墙的这边也能看见他。他聚精会神弹琴的样子令曹璺怦然心动,他的琴声仿佛描画出了外面的整个世界。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嵇喜  阿康!
    你爬这么高作什么?快下来!
嵇康  为什么?
嵇喜  这里可是沛王的行宫,你在这里无礼,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抓你进小黑屋。
(嵇康相当不情愿地收起琴,一个翻身下了树。曹璺仍在原地看得出神。)
若草  他走了,亭主。
曹璺  (仿佛刚刚回过神来,旋即对若草一笑)若草,春天真的到了呢……

相亲
时间  正始六年三月十五日,曹璺十七岁,嵇康二十一岁
(嵇康家中,嵇喜亲自为弟弟整理衣服梳洗,他对于这桩婚事相当热心。)
嵇康  终于肯让我穿新衣服了
嵇喜  你说什么呢,这次可是去相亲
    对方是王女,很多人都想高攀。如果你能脱颖而出,那可是绝好的跳板。我也跟着沾光。
(嵇喜说得眉飞色舞,嵇康却看上去兴趣乏乏,一脸愁容)
嵇喜  别想太多,你是最优秀的。

(沛王宫的花园里,许多年轻人都应邀来参加沛王太子的宴会。虽然名义上是赏花,但大家心知肚明,这是沛王为了挑选女婿而设的宴会,于是所有人争先恐后地和太子搭话,展示自己的才华。唯有嵇康一脸懒相对着漫天飞花发呆。)
曹林  看什么呢,年轻人?
(沛王亲自跑来搭话,只是他穿成平常缙绅的打扮,嵇康过于迟钝,虽然也奇怪为何会突然出来一个长者,却也没有任何怀疑,只照平时的口吻答话。)
嵇康  没什么,看花罢了。
曹林  (沛王循着他的视线看去,奇怪地一笑。)是吗?我还以为在看看花的人呢。
(嵇康再一抬头才发现,他看的方向正对一阁楼,阁楼上一少女正注视着他。当她发现他也注意到自己时,羞得急忙把背过脸去,逃离现场。)
嵇康  (连忙为自己辩解)实在是唐突了,我真的只是在看花而已。
曹林  (你也不听他解释)这有什么不敢承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况娶一个亭主作入仕的敲门砖,也是所有人求之不得的嘛。
嵇康  名利真这样好吗?
    我才不想做当官什么的。终日将绞尽心力保全自己与中伤他人,白白将自己推入不幸,顺带让另一个无辜的人遭到不幸。
    这种事情光是听来就只想远离……
(不知为何,眼前年轻人的一番话让他想到了当初受封建蕃时的情景,这么多年来他始终想要逃离樊笼的心情,不知什么时候起完全忘记了。)
曹林  真是狂妄!
    从没见过你这么狂妄的年轻人。
    你就这么自信沛王的乘龙快婿非你莫属?你能站在制高点发出这样的见解?
    真是狂妄!
(沛王说完背手离开了,嵇康这时才想起这位长者可能非同一般,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呆在原地,惊若木鸡。)


成亲
时间  正始六年四月十五日至十六日,曹璺十七岁,嵇康二十一岁
(铚城铁匠傅丘家的院子里,傅丘忙得如火如荼,嵇康蜷在一旁出神地看着这一切。)
傅丘  恭喜啊,明天就当新郎了
嵇康  恩……
傅丘  我没什么钱,就拿这把剑充作礼钱吧,你们官家不是都要佩剑么?这剑不会让你丢脸的。
嵇康  (接过)师傅……
傅丘  (打断他)别,高攀不起。
嵇喜  阿康,快回家!明天就成亲了现在还在外面乱跑!
(嵇康闻言灰头土脸地跟了回去,嵇喜一丝轻蔑的眼光扫过傅丘)

(回家路上,嵇喜眉飞色舞地前面走着,嵇康心不在焉地后面跟着。)
嵇喜  你有福啊,其它四人也都是谯沛的名门俊士,偏偏就选中了你。
嵇康  (小声)这么多人,为何偏选中我……
嵇喜  (停下来)怎么了?不高兴?
嵇康  没事。
嵇喜  没事就好,明天你可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这可是你的终生大事。

(次日早晨嵇康便前往沛宫迎娶新娘,日中时到达,黄昏交礼,一切都十分顺畅。唯独新郎似乎过于兴奋,喝了许多,直喝到宾客散尽才肯入洞房借着酒兴把来送他的宾客们都赶跑了。踉踉跄跄走到新房前,明明近在咫尺,却好像隔着鸿沟。)
嵇康  [不敢?还是不甘?]唔!
(嵇康胃中一阵纠结,连忙转向房后呕吐不止。好不容易回过来,已经是筋疲力尽在加上酒力上来了,两腿一软跌坐在墙角睡死过去。而另一边曹璺在新房内久等不见新郎,也累得睡了过去。晨曦透过层云照到大地上,人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是一堵一尺厚的墙却隔开了两颗年轻的心,这就是嵇康的新婚之夜。)

新婚
时间  正始六年四月十七日 曹璺十七岁 嵇康二十一岁
(新婚夜的次日清晨,新房前。)
嵇喜  混帐东西!(正欲向刚睡醒的嵇康发脾气,被嵇安拦住) 
嵇安  新婚夜多喝两杯很正常嘛,要怪也只怪我们没好好盯着。
嵇喜  他不成器是自己作孽,可是委屈了人家曹新妇……
曹璺  ……
(正巧曹璺推门出来,嵇安和嵇喜尴尬地笑着打招呼。)
曹璺  都是新妇粗心,早知如此应该派人出来瞧一瞧。
嵇喜  哪里……
嵇康  阿嚏!
    有点感冒,我进屋睡了,今天谁也别搅我。
曹璺&嵇喜  我……
(嵇康进屋,把门一关钻进被窝把头捂得死死的。)
嵇喜  他只是犟劲犯了,回去我教训他。
曹璺  不,没关系的。
……

圆房(前篇)
时间  正始六年七月廿日 曹璺十七岁 嵇康二十二岁
(嵇康新婚三个月后。)
田氏  都三个月多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嵇安  阿康根本就不碰曹新妇,会有动静才怪了。
田氏  他该不会是不懂吧?
嵇喜  他要是不懂就不会刻意早出晚归分房睡了。
田氏  当初我就说不该高攀这门亲。对前途有多少助力,也不及康儿的终生幸福重要啊。
嵇喜  ……
(稍后的走廊上,嵇喜心情郁闷地走着,嵇安从后面追上来。)
嵇安  公穆,方才母亲只是说说,你别往心里去。
嵇喜  我知道,没事。(快步离开)

(不知是什么鬼使神差,嵇喜走到了嵇康丹房门口,因为嵇康喜欢在书房里做一些危险的实验,曾经差点引起火灾,于是将后院一个偏僻的仓库单独辟成了他的丹房。由于常常要通宵看护丹炉,所以丹房里备有床席,嵇康常在这里过夜。当嵇喜进来时,嵇康正在加热奇怪的药物。)
嵇康  关门。
嵇喜  你今晚还打算睡这儿?
嵇康  睡哪儿不都一样。
嵇喜  不一样!当初是你的同意我才替你张罗的,事到如今不要说你不喜欢曹亭主?
嵇康  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
嵇喜  (怒,抓住嵇康衣领)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这婚是为我结的么?
    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谁?难道是为了我自己?如果你不情愿,难道我 会为了自己的前途硬逼你去高攀这门亲事吗!
    我是这样的畜生吗!
嵇康  (别过脸去)不,不是不喜欢,只是……
(忽然嵇喜一把将嵇康推倒,空气中药的香味刺激而诡异。)
嵇康  (惊)你干什么?
嵇喜  你要是不通人事,我就亲自教你!(马赛克神马地)
嵇康  等……等等……(忽然脑子里一片空白)
    等等!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嵇喜闻言停住了,嵇康连忙挣脱,整理好衣衫。两人也不敢在看对方一眼,嵇康就匆匆出门,砰地一声把门关上。只留下嵇喜一个人在昏暗的丹房里呆呆地坐着。)

离乡
时间  正始六年七月廿一 曹璺十七岁 嵇康二十二岁
(早晨,曹璺尚在梦中,她身旁是空空的枕席。嵇康在门口穿鞋,一切准备妥当马上就可以出门。)
漱媛  我还想是谁,原来是三郎啊。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起这么早是要上哪里去啊?
嵇康  既然受了朝廷郎中的官位,就必须得上京谢恩——公穆是这么说过吧?
漱媛  你要去洛阳?!
嵇康  对,我,一个人,现在。
漱媛  等等,就算你要上京谢恩也不用这么急啊!再过一个多月公穆也要去洛阳上计,你们两兄弟一起走不好吗?
嵇康  不要!还有,不要去给他通风报信说我走了。(趁漱媛没反应过来就溜出去了。)
漱媛  诶,等等!四月,四月,快起来!

(曹璺被慌乱声惊醒。)
曹璺  怎么回事?
若草  亭主,听说是三郎一早就出门去洛阳了
曹璺  洛阳?为什么?(扔开若草就追了出去。)

(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鹭上青天[喂!],追到长亭时,只见到嵇喜在那儿,他是骑马追过来的,曹璺从车上下来。)
嵇喜  没追上。
曹璺  (悲不能自胜)为什么……
嵇喜  别担心,他总是这样,自作主张就出去了,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回来。
曹璺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他要一直躲着我?为什么他这么讨厌我!
(曹璺在若草怀里泣不成声,嵇喜在一旁却无能为力。)

外遇!?
时间  正始八年十二月十三日 曹璺二十岁 嵇康二十四岁
若草  亭主,亭主!(手中拿着诗稿在走廊上跑)
曹璺  这么慌张作什么?
若草  (小声)是情诗!三郎写给女孩子的情诗!
曹璺  !!(故作镇定)你怎么知道是三郎写的?
若草  是在收拾三郎的房间时看到的,我认得三郎的笔迹。
    而且放在红漆盒子里,一定是特别宝贝的东西。
曹璺  那又如何?可能是他成亲前写的也不定?
若草  就算是成亲前写的,至少说明三郎另有所爱。
    说不定是出于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娶了亭主!
曹璺  !!(怒视若草)我看看!(夺过诗稿)
诗稿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研姿巧笑,和媚心肠。知音识曲,善为乐方。
    哀弦微妙,清气含芳。流郑激楚,度宫中商。感心动耳,绣丽难忘。
    离鸟夕宿。在彼中洲。延颈鼓翼,悲鸣相求。眷然顾之,使我心愁。
    嗟尔昔人,何以忘忧。
曹璺  …………
若草  写得怎么样?
曹璺  若草……这是高祖文皇帝的诗……
若草  哎!?
曹璺  应该是为了学习写诗做的诗抄之类的……
若草  (拿起来左看右看)弄错了吗……
曹璺  [还好弄错了……如果是真的……]

夫妻间的对话 · 一与最后
时间  景元三年十月初十 嵇康四十岁 曹璺三十六岁
(链锁的声音打破诏狱里的死寂,一束光从狱门的方向透出又消失。唯一不同的是嵇康的牢门前多了一个女子。那是他的妻子,他当然认得。)
嵇康  孩子们没来吗?
曹璺  按规矩只能放一个人进来。
你不必担心,明天我会带他们一起去。
嵇康  是吗……
曹璺  ……
嵇康  ……
曹璺  (忍无可忍)……够了!你可以什么都不说,你可以不管我和孩子们,可你连你自己也不当回事吗!
(泪下)这世上有这么多的路,为什么你偏就走上了这条死路?为什么……偏偏是你……
嵇康  (埋着头)……这世上……看上去有很多路,可是走着走着就知道了。其实,你能走的只有一条路。
    或许是死路,或许是绝路,但是你知道,你会走的只是这一条……
曹璺  ……
    [那是我们夫妻间第一次关于人生的对话,也是最后一次。]
    [正如他所说,其实我的路只有一条,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不管前面是什么,我一定会走到尽头]
(牢房再次陷入了沉默,但曹璺已经得到了她想知道的东西,突如其来,在她差一点放弃的时候,在她不得不失去的时候。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她与嵇康初见的瞬间,又仿佛看到了多少年后她一个人将他们的孩子抚养成人。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她的路就是“他”。)

(首阳山某悬崖下。)
常好  大人,前面没路了。
阮籍  没路了?(半醉办醒间抬头,只见望不见顶的山崖挡在面前)
    哈哈哈哈!绝矣!哈哈哈!(这是分明哭声,不是笑声)

山阳,GO!
时间  嘉平元年二月初十 嵇康二十五 曹璺二十一
(嵇康从早上起来就一直心不在焉地溜达,家里人很是担心)
漱媛  从洛阳回来就一直魂不守舍。
田氏  能平安回来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仓库那边传来声响,嵇康循声踱去,看见家人正在把他的药材从里面搬出来)
嵇康  (震惊)你们在做什么?!
嵇晞  是我让他们把仓库腾出来的。
    凤清产期将近,到时候家里又要添人,房间越来越不够用,东西都没地方堆。
    我寻思着这仓库你占着也够久的了,也是时候还回来了。
嵇康  ……
嵇晞  怎么了?不高兴?那就一走了之吧?
嵇康  我明白了……东西全放回去。明天我自己收拾。
(次日早上,曹璺走到后门,发现四月正在装车)
曹璺  才回来没多久,你又要去哪里?
嵇康  山阳。
曹璺  去多久?
嵇康  不好说。其实回来时路过山阳,我就相中了一套宅子。这次去就定居了。
曹璺  是这样啊……
嵇康  装好了!(嵇康跳上车,向曹璺伸出手,曹璺一愣)
    愣着作什么?
曹璺  我也一起去?
嵇康  你是我的妻子当然要一起去。
    还是说你不想去?
曹璺  (摇头,稀里糊涂地就上了车,两口子奔新生活去了)

人生第一等的大事
时间  嘉平二年三月初五 曹璺二十二 若草十八
若草  (拜)亭主
曹璺  我听说了,宋志来提亲了,恭喜啦~
若草  (害羞)哪有~三郎又还没答应……
曹璺  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若草  去年冬至认识的啦,当时一见就说不出的投缘。之后上元、上巳又见过两次
曹璺  你们只见过三次。
若草  虽然只有三次,但是宋志是个好人,我不会看错的!
曹璺  也没什么不可以,只是才见过三次就谈婚论嫁……现在想想,当时可能确实太草率了吧?
    因为他对所有人好,所以会对自己好;因为他文采斐然,所以他喜欢诗赋风雅;
    因为他至情至性,所以他用情至深;因为他淡薄名利,所以他不会是攀龙附凤之辈……
    这些也不过是自己想的罢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心意如何?根本就一点也不知道啊……
若草  亭主……
曹璺  恩?(回神)没什么,我只是举个例子罢了。
    毕竟结婚是人生第一等的大事,我也希望你能有个好的将来。
若草  (再拜)多谢亭主。


守志的代价
时间  景元元年正月十八 嵇康三十七岁 曹璺三十三岁 嵇荣十二岁 嵇绍七岁
(那一年的正旦,嵇康一家是在荥阳老家过的。那年嵇喜也带着一家回来过年,到了上元,两个姐姐也回来娘家省亲,难得的一家人团聚。直到上元过后,嵇康他们才动身回山阳。等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因为一些杂事,嵇康让四月把牛车先赶了去,一家人在城隅就下了车。嵇绍早睡着了,嵇康一只手把他抱起来,他靠在父亲的肩头也没有醒来,另一只手牵着嵇荣。路过一家绸缎铺,嵇荣不愿再走了。她流连于五色彩锦反射出的绚烂光彩,那玲珑的珠钿,馥郁的熏香,婀娜的少女,一切的一切令都她心驰神往。)
嵇康  (拉了拉嵇荣,她毫无反应)走了,别看了。
嵇荣  ……(皱紧了眉头)
嵇康  不是给你买过新衣服了吗?
嵇荣  ……没有她们的好看……
嵇康  ……(为难)可是阿爹没有钱买那么贵的衣服。
嵇荣  可是为什么大伯父和二伯父他们家的女孩子都能买得起那么贵的衣服!
    (虽然强忍住,泪水却还是夺眶而出)
    为什么大伯父和二伯父他们都是大官?
    为什么阿爹不是大官?
    为什么只有我们家没有钱?
    为什么只有我们家没有漂亮的衣服!!(嚎啕大哭)
嵇康  ……
(嵇绍被吵醒了,不明所以。嵇康把他放在一边,蹲下身子将女儿拥在怀里,却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平时不管面对再多的责难,他都能回敬以滔滔不绝的雄辩。可是面对女儿的质问,那些精妙的理论,那些高蹈的情操,全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废话。)
曹璺  ……荣儿乖,别哭了。其实我们家也是有漂亮衣服的。
嵇荣  ……真的?曹璺 真的。
 
(回到家里,曹璺打开一个尘封多年的箱子,里面当年随着她一起来到这个家的嫁妆。时间的遗忘并没有令那些锦绣华服失去光彩,略泛陈旧的色调依然反射出那些摆在铺子里的绸缎无法比拟的尊贵与奢华。曹璺又打开一个梳妆盒,珠宝玉翠灿然于前。嵇荣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
嵇荣  这些都是母亲的吗?!
曹璺  都是母亲的。
嵇荣  可以…给我一两件吗?
曹璺  可以啊,不过不是现在。
    等到荣儿成为新娘子那天,这些都是荣儿的。
嵇荣  真的!?
曹璺  真的。所以,不要心急,也不要再埋怨了哦~
嵇荣  恩!
 
(月下,嵇康坐在院中独自饮酒。那时刚过望日不久,月色还十分皎然。当他察觉时,曹璺已经悄悄站在他的身后了。)
嵇康  (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缓缓地低下头)
    真是多亏了你……
曹璺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嵇康  ……(不抬头,也不回答她)
曹璺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嵇康  ……
(那一夜,到最后嵇康也没有回答她。)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