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嵇康集·管蔡论译注  

2010-10-30 11:27:30|  分类: 以古鉴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因为文意比较简单,所以基本上没怎么注,和嵇康的其它文需要在翻译的同时解释很多不同。不过还是那句话,一家之言,比如那句经常被引用的“周公可诛”俺这里好像翻出来就和那个意思不靠谱。
翻译:山洋芋
  管蔡论
  关于管蔡之乱的讨论。
  周武王灭商后封同母兄弟于管、蔡、霍地,监视商朝遗民及纣王之子武庚,号称“三监”,即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周武王死后,周公旦辅政,管叔蔡叔霍叔挟同武庚叛乱,流言说周公有不利于成王之心。成王认识到周公的忠心后委任周公平定管蔡的叛乱。最后周公杀死管叔鲜,流放蔡叔度,将霍叔处废为庶人。因为周公被后世奉为圣人,而此役他诛杀兄弟的行为合法性问题是一个法理上的争议问题

  或问曰:“案《记》:管、蔡流言,叛戾东都。周公征讨,诛以凶逆。顽恶显著,流名千里。
  有些人问:根据《史记》记载,管叔和蔡叔制造流言,在东都叛乱,周公征讨管蔡是以正义之师讨伐凶恶逆贼。管蔡的愚蠢与凶恶明明白白,千里之外都知道他们的恶名。
  这个有些人里,就包括了高贵乡公曹髦,其实嵇康这篇应与曹髦设问那篇为问答之文。

  且明父圣兄,曾不鉴凶愚于幼稚,觉无良之子弟;而乃使理乱殷之弊民,显荣爵于藩国;使恶积罪成,终遇祸害。于理不通,心无所安。愿闻其说。”
  何况他们的父亲和兄长是像周文王、周武王、周公旦这样的圣人明君,竟然都没有在他们年轻时就察觉他们的凶恶与愚蠢,发现子弟中的无良之人;还让他们治理那些蠢蠢欲动的殷商遗民,让他们受封爵位统领藩国,令他们有条件不断作恶,最终走向犯罪的道路。这于理不通,内心不能接受,希望听你说说其中道理。

  答曰:“善哉!子之问也。
  回答说:你问得好!
  

  昔文武之用管、蔡以实,周公之诛管、蔡以权。权事显,实理沈,故令时人全谓管、蔡为顽凶。方为吾子论之。
  当年文王和武王任用管蔡是实至名归的,周公诛杀管蔡是因为从权考虑。后来从权的表面事实广为人知,事实的内在道理隐没不见,所以令现在的人全都说管蔡是愚蠢凶恶的人,我现在正要跟你说明这个事情。
  权,《公羊传》:“反于经然后有善者”,是非正常手段达成的正义目的。实与之相对是符合正常事理的。

  夫管、蔡皆服教殉义,忠诚自然。是以文王列而显之,发旦二圣,举而任之。非以情亲而相私也。乃所以崇德礼贤。济殷弊民,绥辅武庚,以兴顽俗,功业有绩,故旷世不废,名冠当时,列为藩臣。
  管叔和蔡叔都是服膺礼教殉身道义的人,忠信真诚发乎自然。所以文王让他们列位扬名,武王和周公举拔重用他们并非因为是他们是亲人而徇私,而是为了推崇德士礼遇贤人。他们安抚武庚和商民,并辅佐武庚治理并振兴战后的商国,教导改化蒙昧的商人,有着卓越的功绩,所以历朝历代也没有废除他们的爵位。他们的声望为当时之冠,成为藩辅重臣之列。
  旷世不废,个人认为指的是周公没有废除蔡过,仍然让其子胡继承其位一事。

  逮至武卒,嗣诵幼冲。周公践政,率朝诸侯;思光前载,以隆王业。
  到了周武王死后,他的继嗣周成王姬诵还很幼小,于是周公登上王阶,主持政务统帅朝臣,他心中想的是光耀先祖的基业,巩固周王朝的统治。
  根据《史记》所载,周公践政是因为惧怕有人趁武王新卒成王尚幼叛周,而代行国事。动机虽好,但行为上有没有合法性,首先他总理朝政统帅诸侯并非是武王委托,而是自作主张;其次他并非以臣下的身份辅佐成王总理朝政,而是“践阼”代行王政,这都不是正常的君臣行为。所以才被嵇康称为“权”,即没有合法性,但是有益大局的。

  而管、蔡服教,不达圣权;卒遇大变,不能自通。忠于乃心,思在王室。遂乃抗言率众,欲除国患;翼存天子,甘心毁旦。斯乃愚诚愤发所以徼祸也。
  而管蔡都是服膺礼教的,不能通达圣人的权变,突然遇到时局的巨大变化,不能自己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出于对自己的信念的忠诚,同时为王室的安危担忧,于是公然提出反对的言论,带领自己的国民想要为国除患,为了保护天子而忍痛谗毁自己的兄弟,这都是因为愚昧的真诚激发内心的愤慨才把自己陷入大祸。

  成王大悟,周公显复,一化齐俗,义以断恩。虽内信恕,外体不立,称兵叛乱,所惑者广。是以隐忍授刑,流涕行诛。示以赏罚,不避亲戚;荣爵所显,必锺盛德;戮挞所施,必加有罪,斯乃为教之正体,古今之明议也。
  成王明白周公的忠诚后,周公重新被重用。在政治生活中,教化是需要统一口径的,私人恩情需要为公共道义让位,即使内心信任并且宽恕,这样不能树立为臣之道。散布流言起兵叛乱,蛊惑的人很多,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是严重的犯罪。所以只能隐忍自己的悲痛之情,即使留着泪也必须执行诛灭,来向众人展示赏罚的公正。拥有荣耀和官爵的人必然是德行出众的,而受到惩罚的必然是有罪的,这是礼教的本体,古往今来的通说。
  礼法的理论基础是“赏善罚恶”,在这一点上“礼”和“法”是同样的。但是要强调这一理论的普世性,则此理论的极致是“凡是恶必被罚,凡是善必被赏”,这就等价为“凡是被赏必然善,凡是被罚必然恶”。尽管这样的极致只有在讨论圣人时才会用到,但是这里讲的正是圣人的问题,也只有圣人才被视作行为的准则。

  管、蔡虽怀忠抱诚,要为罪诛。罪诛已显,不得复理。内心幽伏,罪恶遂章。幽、章之路大殊,故令奕世未蒙发起。
  管叔蔡叔尽管内心忠诚,却应当被判罪诛杀。刑法的实施已经诏告天下,不可能翻案,内心的忠诚隐没不见,而犯下的罪行人尽皆知。这一隐一见随着时间各自发展,隐没的更加隐没,昭然的更加昭然,所以令前世的人难以去了解那些幽伏的东西。

  然论者承名信行,便以管、蔡为恶,不知管、蔡之恶,乃所以令三圣为不明也。
  然而提出这个论题的人直接把名义落于实践,便认为管蔡都是恶人,而不知把管蔡定性为恶人的话,会导致“文王、武王、周公三位圣人用人不明”的结论。

  若三圣未为不明,则圣不佑恶而任顽凶也。顽凶不容于明世,则管、蔡无取私于父兄;而见任必以忠良,则二叔故为淑善矣。
  如果三位圣人不是用人不明,则圣人不会助长邪恶重用愚蠢凶恶的人,愚蠢凶恶的人在圣明之世无法容身。那么管蔡能够被任用必然是因为他们本性忠良而非是因为父兄徇私,所以二叔原本应该是好人。

  今若本三圣之用明,思显授之实理,推忠贤之暗权,论为国之大纪,则二叔之良乃显,三圣之用有以,流言之故有缘,周公之诛是矣。
  现在如果以三位圣人用人明察秋毫为前提,认为当年任用管蔡是名副其实,将此事定性为忠贤之人不通权变之理,再宏观考虑当时国家的大局。则二叔的美德得以昭雪,三位圣人任用他们也是有依据的,会产生那样的流言也是事出有因,而周公最后诛灭二叔的决定也是合理正确的。

  且周公居摄,邵公不悦。推此言则管、蔡怀疑,未为不贤。而忠贤可不达权,三圣未为用恶,而周公不得不诛。
  况且,周公摄政,邵公也不悦。邵公也是公认的贤人,由此推论,管叔蔡叔怀疑周公并非愚蠢。具有“忠”与“贤”品质的人也可能不通达权变,三位圣人并非任用了愚蠢凶恶的人,而周公诛灭忠贤也是因为情势不得不诛。

  若此,三圣所用信良,周公之诛得宜,管、蔡之心见理,尔乃大义得通,内外兼叙,无相伐负者,则时论亦得释然而大解也。
  如果这么解释,三位圣人任人确实为忠良,周公诛灭二叔也是合适的,管叔蔡叔的想法也合情合理。这样的话整件事情的义理就解释得通了,内在动机与外在表现相一致,没有矛盾的地方,时下的社会评论也会不再迷惑,豁然开朗了。

吐槽:
  1,整篇文章体现的法律问题是:法律只针对人的行为进行奖惩,不针对人的道德高低作出评价。否认了传统礼教伦理中将公权力作出的评价作为个人品质衡量的唯一标准的理论。强调个人权利和公权力的分离。
  2,某康太善良了,不过也很符合他逍遥派的性格。其实在他的勾勒中整个事件里唯一应该负责的是周公,因为其它人都只是按照基本秩序在运作,就他只有他是在乱来。但是某康并不批判周公,一方面他对那套秩序本身并不怎么看重,从权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另一方面也是他性不伤物,苦己利人思想所致。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说嵇康在什么文里对谁谁谁进行了无情的批判,我想嵇康本人是并不想去批判谁的吧。
  3,某康和他哥的关系肯定很好,不管是嵇喜还是大尼桑。在他笔下描绘的兄弟之情真是如此细腻,需要“甘心毁旦”需要“流涕行诛”,交战的双方内心都在流血呢。真正的历史恐怕没他说的这么浪漫吧……不过感觉他这篇文章也不是在正儿八经谈历史,归根结底还是在周公行为的合法性问题。
  4,“周公可诛”在哪里?MS没有看见。

2014-1-8 再读《管蔡论》的有感
  评论这张
 
阅读(9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