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浚稽山】丁零姑娘  

2012-07-15 15:17:05|  分类: 歧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她。”李陵用鞭子指了指捆在木桩上的少女。

这是胜利的奖励。左大都尉以前就听说右校王是个神箭手,早想要见识,于是趁着这次宴饮与李陵打赌比箭。如果输了,他愿意拿出自己的美妾,任由其挑选。

“换一个吧,除了那个女人。”左大都尉摇头。

“那个女人将要接受惩罚。她是这次从东边俘来的蛮族,不但不愿意事奉她的男人,还不知身份竟敢作出反抗。我要把她捆在这木桩上,让太阳晒死她,让狼咬死她,让她死了之后秃鹰也会把她吃得干干净净。”

李陵为他的残忍皱起眉头。左大都尉看着若有所思的李陵忽然恍然大悟地笑起来。“我明白了,原来如此!你们汉人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的女人吧?用汉话来说被叫作‘节妇’的。”

“我们对别人的妻子没有兴趣。”李陵不悦。

“不不不,这个女人是如假包换的处女。她是个哑巴,不愿意事奉她的男人,反倒咬伤了她的男人,所以她的男人一怒之下要惩罚她以处子之身死去。”左大都尉转过去对那个少女喊道:

“痛苦吧,女人!悔恨吧!你将作为一个处女死去!这是对你的惩罚,惩罚你作为一个女人竟敢反抗男人;作为一个奴隶竟敢反抗主人!你还不是妻子和母亲,地下的神明不会接纳你;你还没有丈夫和子女,死后你将孤独一人,直到永远!”

以处女之身死去——这也是惩罚?果然异邦人的想法还是难以理解,李陵心想。可那少女的神情的确更加悲伤了。

“你就是她的男人吧?”李陵问

“你怎么知道?!”左大都尉大惊。

李陵看着左大都尉手上缠绕的布带,底下因为刚才的较量隐隐渗出血迹,心想,看不出来才奇怪哩。

“如果你是因为手上有伤才输给我,觉得有失公平而不愿支付赌注的话,这个女人我确实不该要。”小使了一个激将法。

“说什么胡话!”左大都尉果然上当了,用大声辩解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虽然你今天确实仗着我受伤才侥幸胜过我,但我们匈奴人愿赌服输,我才不是那种会在乎一个两个女人的小气的人。这种女人,莫说是一个,只要我高兴,就算是十个二十个,随便送给你眼睛都不眨一下。你们汉人,不干脆!这个和那个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一个女人还斤斤要计较。你要是喜欢那个女人,领回去就好了。但是我要提醒你,这女人虽然不会说话,牙却厉害得很,如果你把XX塞进她的嘴里,小心被她一口咬断,到时候我可不会给你换别的人。”

谁会做这种事情啊?李陵心想。

非这个女孩不要并非是出于贪恋美色,只是单纯地想要救她而已——救这个和自己素不相识的陌生女孩。尽管仔细看来她确实是个美人,而且正是花样年华,但这无关紧要,若要问原因,可能在他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这样决定了。他在她脸上看到了无比的悲伤却不祈求怜悯,这是有勇气的人特有的神情,激起了他心中掩埋多年的回忆。所以,无论如何也想要救这个女孩,他当时就是抱着这么单纯的想法。

 

被篝火烤得暖烘烘的房间,事先铺好的床铺,以及跪在一旁的女孩——她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衣。当李陵走进穹庐,看到眼前的这些时,忽然意识到事情似乎与自己想象的有一些不一样。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陵说。

女孩似乎有点手足无措,之前做好的准备被意外打乱了。但她咬了咬嘴唇,再次下定了决心,用不太熟练的匈奴话缓缓说道:“您救了我性命,我是您的人。”

“你会说话!?”李陵的惊讶程度与她不相上下。他想说的太多,在大脑里全都扭成了一团乱麻,最终一句也说不出来,反倒是最无关紧要问题自动脱口而出。

女孩涨红了脸,默默地点点头,说出刚才那句话她抱了巨大的觉悟,如今更加不知所措。

“咳……你听着,我救你并不是希望你能以身相许或者有其它什么回报。”李陵稍微理顺了一下思绪。“我救你,是因为你是一个勇敢的姑娘,你敢反抗左大都尉……”

“他……是匈奴人……匈奴人袭击了我们的部落,杀了我的父亲和兄弟……”女孩吞吞吐吐地说,伤痛的回忆涌上心头,让她微微颤抖。

李陵忽然什么都明白了,她为什么不愿意事奉左大都尉,以及为什么要装成哑巴。尽管和他之前从汉人的角度猜测的不太一样,但是这没有改变他对她的看法:她是个有勇气的女孩,不管理由如何,她敢于为了自己所坚持的而反抗。但还有一事令他不解。

“为什么你愿意对我……”

“你不是匈奴人。”

“我是匈奴的右校王。”

“可是你看起来就不是匈奴人啊……”

李陵微微一震。这个埋藏在他心底多年的问题,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这么简单就回答了,而且答案竟是如此简单。他再次陷入了思索与回忆的漩涡,久久不语。

“那个……我想要报答你……”少女打断了他的沉思。

“你不用报答我。”李陵抬起头冲她一笑。“你的夫君另有其人。”

“我不嫁给匈奴人。”少女有的紧张。

“放心,他不是匈奴人。”

少女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同时又开始憧憬起来。

且不论自己已经是有妻室的人了。就算自己还是自由之身,像这么纯洁的姑娘,自己是配不上她的吧?李陵是这样想的。自从自己降北以来,大大小小为匈奴平定过数十次周边部落的叛乱,还曾经与自己曾经的同胞作战,像这样的自己,也许双手也曾沾染过这个女孩同胞的鲜血。这样的自己是配不上她的,世上能与她相配的只有一个人,可以说是毫不费力地想到了这唯一的一个人。

“他会是个好人吗?”少女满怀希望地问。

“他是全天下最好的人。”李陵回答。<——(你这个死骗子……)

“你会成为妻子和母亲的。”

少女开心的笑了,仿佛释放着芳香。对她而言,这是久违的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

“Linglan。”

“凌兰?”

也许只是听起来像而已。匈奴话里没有这样的词,李陵也无法知道这个名字在她部落的语言里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凭第一印象在他的脑海里用汉字写下了这两个字。

这是最适合她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