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理冤”的高义  

2012-10-17 13:23:52|  分类: 以古鉴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国志·王朗传》裴松之引注:王朗集载朗为大理时上主簿赵郡张登:“昔为本县主簿,值黑山贼围郡,登与县长王隽帅吏兵七十二人直往赴救,与贼交战,吏兵散走。隽殆见害,登手格一贼,以全隽命。又守长夏逸,为督邮所枉,登身受考掠,理逸之罪。义济二君。宜加显异。”太祖以所急者多,未遑擢叙。至黄初初,朗又与太尉锺繇连名表闻,兼称登在职勤劳。诏曰:“登忠义彰著,在职功勤。名位虽卑,直亮宜显。饔膳近任,当得此吏。今以登为太官令。”

  嵇康给吕安作证,用现代的看法老实说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寻常之处,但是史家和后人一直称其高义,曾经对此大惑不解。
  照说,嵇康明明知道真相,就应该有作证的义务,作证理冤是他应该做的。如果这种事都能称作高义,那也就是说一般人普遍不会选择这么做。而且这种现象不独存于这一时,整个封建时期普遍存在着“耻讼”的现象,包括嵇康自己。是因为社会的人情冷漠真到了这种地步?可中国本是个熟人社会,亲友之间总是人之常情吧。还是说这只是士大夫的矜持?那就算不得什么真正的高义了。
  但事情不那么简单。其实之前就知道按古代的诉讼制度,证人是没人权的,对证人用刑是合法的。但是当时想想觉得疑惑,如果这样那不是没人愿意作证了,那要怎么给人定罪呢?而且刑讯本只是一种手段,理论上讲只有在有必要的时候才会采用,只有“可疑”证词才会被刑讯。换言之,只要不说谎,刑讯的可能性不大,当时想当然地这么认为了。
  今早上偶然看到这段忽然想到,所谓的“可疑证词”要怎么认定?理论上讲,如果证词和证据或者其他证词产生了出入和矛盾,那么很明显就存在着“疑点”,存在着疑点就意味着一件事——证人有可能说谎。而古时候的刑侦手段不发达,能验证证词真伪的手段大约只有两个,一个是和证据的比照,一个就只能是刑讯了。
  一般来讲会被认为可疑的证词,大多是和证据有出入的。若是不被采信的话,有极大的可能被以伪证罪入罪,甚至是被当做同案犯一起处理。而在没有证据只有证言的案件中,判断证词的真伪方式恐怕也只有抓起来打一通了,如果顶不住承认伪证,那么处理方法如上。如果顶住了,那么目测处理方法是把另一方抓起来打一通,总之两边都打看谁先顶不住……
  如果是一个简单的案件审理调查阶段,因为证据和证言都能连成线,所以基本上不存在可疑证言。就算有矛盾证言,证人大多选择不作证,免得挨打。但是对于已经审决判决的案子就不同了,因为本身要证据形成链条才能下达判决,所以可以说这样的案子的证据和证言中不存在“可疑”证言。也就是说,“理冤”的人必须面临一个问题,他所说的几乎每一句话几乎都会与现有的证据相冲突。
  换言之,他所说的所有的证言都是“可疑证言”,被刑讯几乎是必然的!
  这就是为人“理冤”的风险。这对当时的人来说恐怕是常识,嵇康应该也深知这一点。他知道但仍这么做了,虽然最后他不一定是真的受到了刑讯(我个人倾向于没有),但是当他这么决定的时候他显然是做好了这样的准备的。
  这正是嵇康的高义所在。

PS:最近逆转打多了,有后遗症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