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随笔]浚稽山之战补遗(未完待续)  

2014-05-08 18:4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浚稽山之战补遗
1,天汉二年对匈奴作战的起因
  天汉二年对匈奴作战的直接原因就是天汉元年的汉使被扣事件。
  天汉元年匈奴主动遣使求和,汉朝派出苏武出使匈奴,因离间匈奴的计谋败露而被扣留,也使得两国关系再次陷入紧张。
  使者被扣对于汉朝来讲是一次外界上的重挫,一方面因为把柄在匈奴手中使得汉朝丧失信誉;另一方面使者被扣也是对于国家威严的重大打击,会使得西域小国对汉朝的信心动摇。所以汉朝果断发动了天汉二年的战争,其目的在于通过军事向匈奴施压,以换取政治上的主动,增大和谈筹码,同时逼迫对方归还被扣押的汉使。
  汉武帝在“轮台罪己诏”对于征和三年对匈奴作战的分析中就明确指出,出征的目的在于“漢使者久留不還,故興遣貳師將軍,欲以為使者威重也”(《汉书·西域传下》)虽然是说的征和四年对匈奴作战,但是天汉元年至征和四年之间匈奴和汉朝是处于战争状态,并没有互通使者,则其所指的使者必为天汉元年的苏武等人。
  因此这一理由完全可以涵盖天汉二年至征和四年间的三次战争。

2,天汉二年对匈奴作战的目标
  天汉二年对匈奴战争中李广利一支的描述是“擊右賢王於天山”,看上去像是一场双方的野战,然而事实上这场战争中还有另外的势力介入。
  《汉书·西域传下》言:“武帝天漢二年,以匈奴降者介和王為開陵侯,將樓蘭國兵始擊車師,匈奴遣右賢王將數萬騎救之,漢兵不利,引去。”
  可知首先,与匈奴作战的士兵并不只李广利的三万人,还包括开陵侯所率的楼兰兵的若干。作战地点也不光只是天山,还有车师国。考虑到楼兰与车师的相对位置,外加征和四年先遣六国兵出征再兴贰师将军的事实,可以推测天汉二年对匈奴作战时,派遣楼兰兵攻打车师也是在贰师将军出兵之前。这样一来就解释了为什么这次出征匈奴的路线显得反常了。
  实际数据表明,自马邑之谋以来,汉朝历次以匈奴为对象的作战大多是走的朔方、雁门、定襄等北方偏东的路线出塞北征。整个卫青、霍去病时期仅仅只有一次西征出陇西,而这次的征伐对象并非匈奴本体而是其附属的昆邪、休屠。而后来的天汉四年、征和三年作战中针对匈奴的主力军也是走的这条道路。
  相比之下天汉二年的对匈奴作战,无论是李广利路还是李陵路,都是走的河西的道路,整体战略布局偏西。这在历次战斗对比中显得尤其另类,尤其是当我们把这看做一次“对匈奴”作战来讲。曾经我以为这是汉朝有意识地要开拓西部战线,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如果把开陵侯进攻楼兰也考虑在内的话,一切就显得有迹可循了。这次作战本身的目标本就不是匈奴。汉朝为了对匈奴施压以作为讨要被扣押的汉使的政治筹码,展开了一次针对匈奴西域属国车师的敲山震虎的军事打击。虽然打击目标是车师,但作为宗主国的匈奴肯定不会旁观,这次作战从一开始就是针对的匈奴,所以史书中一直把它当做一次对匈奴作战来记载。

3,李广利军的战斗的经历
  我们可以把这次作战的大致流程看作是这样一个步骤:开陵侯征车师——》李广利出征——》李陵出征。
  李广利的“击右贤王于天山”,中的右贤王,《西域传》中明确说明了是来救车师的援军,李广利部队目标也可以姑且视作车师。参考车师的位置,基本属于“天山”的范畴,因而这种可能性得以成立。
  那么接下来就可能发生以下几种情况。其一,李广利的增援部队于右贤王的救援部队几乎同时到达,双方在天山一带展开遭遇战,因为兵力差距悬殊所以李广利部遭到了围困,最后好不容易突围出来,而进攻车师的楼兰兵也因援军不到,只能撤退。其二,李广利的部队先到并且成功与开陵候的部队合兵,然而随即就被后一步赶到的右贤王部队包了饺子。其三,右贤王的部队先到,轻松击溃了楼兰的乌合之众,然后以逸待劳给后赶到的李广利来了逆向办围城打援。三种状况中个人更倾向于第一种和第三种,主要是感觉这件事李应该没有楼兰兵参与,当然第二种倒是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没有单独交代这支楼兰部队去向的问题。总之证据尚不充分,没有什么比较可信的结论。
  《汉书·赵充国传》记载,赵充国曾从李广利出击匈奴被围困,是在他的带队突击下才使大部队得以保存。鉴于李广利一共就征过三次匈奴,最后一次直接没回来了,也就不可能有给赵充国表功之类的事。天汉四年那次没有被围困的记录,倒是天汉二年有,所以可以猜测《赵充国传》中所记载的突围同贰师将军与右贤王在天山的作战是一事。

4,两条战线时间上的互相影响
  李陵最开始被委派的任务是给李广利运辎重,后来改为分单于兵。可以猜想此时汉军已然得知匈奴右贤王出动的信息,但应该还没得到李广利被包围的信息,否则派出的就不该是运粮辎重兵了。当时的情况应该还比较宽松,容得李陵讨价还价,但同时可知他们推测出单于可能会有增援西部的军事动向,这是潜在的威胁,所以才存在“分兵”的说法。这说明李陵接到命令时,右贤王一路的进军为已知信息,所以李陵军的出征时间晚于之前这些的推测是妥当的。
  李陵军最初是与单于的三万人作战,之后单于“召左右地兵八万余骑攻陵”,此处明确指出征召范围包括正在与李广利部作战的右贤王地,不得不思考这里抽调的军队是否参与过对李广利的包围作战。如果不是,我们可以将之视作匈奴留在右地的备用军队。但是正如我之前提出过的一样,在以优势兵力包围李广利的同时还能留有如此数量的预备役,则匈奴的总兵力及回复能力相当可观。如果是,则我们可以猜想,此时的李广利路的作战可能已经大致告一段落,李广利已经突围而出。李陵部队在牵制单于的三万人部队时,有可能间接牵制住了右贤王部对李广利的追击计划。

5,李陵的作战计划改变
  李陵一开始的主张是直接向单于发起主动进攻,并且获得了汉武帝的强烈支持,下发到路博德处的命令应当也为主动进攻。因为在路博德不愿为李陵做援军而提出的反对意见李提到现在的匈奴“不可与战”,说明命令是要主动出战的,他所折衷方案里也表示应当来年春天两军一起主动出击。
  汉武帝接到书信后很生气,认为李陵不敢深入作战,而且和路博德有勾结,于是撤了他的援军。与此同时,他对出征命令做出了修改,“至东浚稽山南龙勒水上,徘徊观虏,即亡所见,从浞野侯赵破奴故道抵受降城休士”。命令从原来的主动出击,变成了更为保守的“徘徊观虏”,从语气措辞上就有很大区别。然而分兵的目的计划的大方向还是没有变的,军队依然派出去了并且有作战计划安排,所以《史记》里保留了“欲以分匈奴兵,毋令专走贰师”的说法。
  汉武帝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调整,说明他心里多少有数,在没有援军的状态下凭李陵的五千人去和匈奴正面作战过于危险,当然有援军其实也很危险。兵行险着,士气非常重要。他可不敢让一个没有勇气力战深入的将领,带着军队往敌人窝里钻。然而即使有这样的调整仍然非常危险。即使“徘徊观虏”,但是在两军照面后毕竟汉军是步兵,机动力上的劣势本就决定了掌握进退的决定权不掌握在汉军手上。

6,汉军的败因
  从结果来看李陵军的分兵任务完成得还是不错的,成功牵制了单于部近十万人的兵力,说起来这个分兵计划算是成功了。然而最终结果,无论是李陵路还是李广利路都遭到了惨败,究其原因在于双方兵力差距过于悬殊。在李陵路成功牵制单于三万人的情况下,李广利仍然遭遇了压倒数量优势的敌军包围,李陵军更是以区区五千步兵抵抗八万骑兵,最终被歼灭。
  兵力太少这一问题早就有所讨论,李陵的支持者们往往将之归因为汉武帝的偏袒,认为汉武帝为了给李广利立功机会,而故意分配给了李陵较少的军队。然而细看李广利的军队虽说比起李陵的五千人是多了不少,但考虑到李陵军只是临时决定派出的部队,而李广利是这次出征的主力军,仅仅三万人的军队,对比同时代各次对匈作战,这个数量都明显偏少。
  李陵与李广利两路相加不过三万五千人,楼兰兵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再加上路博德与公孙敖的一路撑破天五万左右,这就是天汉二年对匈奴作战的汉军总兵力了。两年后的天汉四年对匈奴作战李广利部仅仅骑兵数量就完爆了这个总数,就更不提漠北之战、征和四年之战等大战役了。反观匈奴在这次作战中投入的军队数量,单是用于包围李陵军就有八万骑,右贤王部派去救车师的又有“数万骑”,虽说其中可能存在重复,但是可以大致推测出匈奴在此次作战中投入的总兵力不下10万人,这就是汉军的总数的两倍了。何况汉朝采用的是分兵出击,而匈奴则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

8,兵力劣势的原因一:政治诉求
  造成汉朝兵力劣势的根源是多方面的,但是统统都可以概括为:汉朝对这次作战压根就不重视。而相反,匈奴对这次作战相当重视,甚至可能预谋已久。
  第一个原因,来自于双方的政治温差。天汉元年以前,汉匈双方休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此以前的最后一场战争是以汉朝大获全胜告终。对于汉朝来讲,作为胜利方它要做的事情是巩固自己的既得利益;而匈奴作为失败方,内部存在着恢复旧日权威的固有诉求。这一点从天汉元年的汉匈媾和一事中就能体现出来。
  汉朝方记载的是且鞮候单于称:“我兒子,安敢望汉天子!汉天子,我丈人行。”换言之,汉朝所希望的和平关系是建立在匈奴臣服的基础上的。然而到了匈奴才发现“单于益骄,礼甚倨,非汉所望也”,可见单于想要追求的并不是臣服的关系。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汉朝方面出兵的直接原因第一部分已经说明,是为了要回使者。换言之是汉朝的目的仍是追求和平谈判,军事打击是为了增加和谈的政治筹码。所以天汉二年汉朝展开对匈奴作战时,恐怕并没有进行全面战争的打算,仅仅是想通过小规模的局部打击来给匈奴一个下马威,让它明白谁是老大。这一点也可以说从其挑了车师这个西域小国下手,意图敲山震虎,而没有直接对匈奴展开直接打击可以一窥端倪。

9,兵力劣势的原因二:骄兵必败(1)
  诚然人数过少主要是受筹划仓促这一客观原因影响,然而为什么不多花点时间,等到做出更稳妥的筹备之后再出击呢?近期政治利益需要是诱因,但并非不可动摇的前提,更重要的还是来自于汉武帝自信这种程度的筹备已经足以应付预期中局面。
  要不就是真认为自己的三万人拥有足以把十几万人打得落花流水战斗力;要不就是根本就没有料到匈奴还有派出十几万人来叫板实力。又或者,即使他们有这个实力,汉武帝也相信经过过去的战争的打击,已经彻底击溃了匈奴的信心与斗志。他们只有恐惧和怯懦,不可能有胆量再和汉朝展开全面战争。  
  汉朝在卫青、霍去病时期对匈奴的作战中取得了不少胜利,尤其是漠北大战,汉朝取得了根本性的决胜,直接端了匈奴的老窝。其后十几年,匈奴没了脾气,汉朝倒是挟着打败匈奴的余威西边欺负西域小国,南边欺负南越,开始慢慢有了东亚老大的架势。
  人赢得多了,就会产生幻觉,觉得赢很简单,怎么都能赢,横着竖着躺着都能赢。匈奴在汉朝看来就是个曾经的手下败将,派三万人就能简简单单搞定,根本不在话下。这种幻觉最终害人害己。

10,所谓战争
  骄傲的不光是汉武帝一人,可以说汉朝从上到下都普遍存在这种幻觉,包括李陵。李陵向汉武帝主动提出“以少击众”,这一点颇为后世兵家诟病。
  对军事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以多打少、以强打弱是冷兵器时代战争的基本原则。即使是所谓“以少胜多”依然不脱离这个原则,其本质仍是通过合理的战术安排在关键的局部制造出以多打少、以强打弱的格局。
  任何军事统帅为了遵循达到令己方损失最小化这一目的,应当随时随地保持我军处于优势地位。凭借奇谋以少击众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不得不采取的措施。一旦某支军队真的处于以少击众的局面中,那么首先应当追究的是统帅部署出了什么问题,其次才是考虑怎样用战术逆转这种不利局势。
  反过来看,在汉武帝不给派骑兵的前提下,李陵在还没开战之前就提出要“以少击众”,主动将自己处于不利状态的,这是完全背离军事常识的。换做其他人肯定沦为笑柄。不过李陵确实是个奇才,其事后的表现着实让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他的军事才能。但即使如此,后世评论者在肯定其才能的同时,还是忘不了强调一句:奇才的胳膊再粗也拧不过原则的大腿。


11,兵力劣势的原因二:骄兵必败(2)
  综上可以认为,这个明显背离战争常识的以少打多计划,其提出本就是不正常的。虽然说提出者出于揽任务的需要吹水在所难免,但是毕竟能够不惜冒此风险追逐利益,也就是说在李陵看来赢面是很可观的。
  如果说李陵的抽风只是过于急躁,那么通过这项抽风计划的汉武帝就是大脑短路了。但仔细一看会发现抽风的远不止他俩,指出匈奴此时不可击的路博德其实自己也是想去收割人头。最重要的是跟随李陵的那五千人似乎也完全没有悲剧的自觉性,还带着女眷一起出去,何等惬意?
  对于这样一个听上去就很危险的计划,其前期筹划竟然是如此的轻松。从李陵的豪言,汉武帝的壮之,群臣的举觞上寿,不难看出汉朝整体都过于乐观,严重低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