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采薇 西山听涛

转世燕还故榻,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日志

 
 

摩诃婆罗多小记·难敌  

2015-02-25 00:19:17|  分类: 短篇杂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刹帝利——难敌
  尽管一直比较心水电视剧中难敌的颜,不过剧中那人物性格塑造实在很难让人产生更多的别的感情。然而在看了原著后,这位第一大反派意外成为了全书我最喜欢的角色。关于他的每一处描写都有一种令人动容的独特魅力,令人深深被他的命运牵动着心弦。
  难敌是个恶人,无论是从书中的立场来看还是从个人的价值观出发都是如此,为了继承权挑起纷争、当众羞辱黑公主,这些都是他洗刷不掉的污点。然而旷世名著的伟大便在于,无论是善还是恶它们都能将其真实面目完整地展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能够感受到我们所面对的善与恶并非来自某人的想象,而是源自人性的真实。难敌不是一个强势的反派,也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他的恶并非源自过于强大的力量带来的自我膨胀,或是愤世嫉俗的扭曲。相反来自于他的弱小无助及与其如影随形的蒙昧与恐惧。因此难敌的恶不是另类乖僻的恶,不是属于少数受神眷顾的宠儿才能犯下的恶;而是潜藏在人心中的恶,每个人都会面对的恶。
  在刹帝利的世界里最大的美德是正法,其次是勇武,偏偏这两者都是难敌欠缺的。如果难敌拥有正法,生来便是无可争议的继承人,也就无需成为主动去挑起纷争的罪魁祸首;如果难敌拥有勇武,他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在战场上打倒他的对手成为世人歌颂的勇士,而无需耍弄阴谋诡计遭人不齿。然而即使没有这些,难敌依然有第三条路可以走,他可以克制自己的情绪与欲望,遵循正法趋利避害,退而求其次成为坚战的大臣,依旧受人尊敬。但如果这样,那就不是难敌了。胸中渴望鞭策着他,心中的热血驱使着他,如同飞蛾扑火般罔顾一切有益的良言,投入万劫不复的挣扎之中。最终不仅葬送了自己,也葬送了整个俱卢王朝。
  哪个头脑清醒的人会不顾利害,徒然无益地与人结仇,明知对手的德性、武力和胆识都强于自己还冥顽不灵地发动战争,即使付出尸山血海的代价依然不肯回头?这是阿周那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如果说起初他还能告诉自己,难敌是出于骄傲与贪婪才做出如此不智的举动,那么当所有的亲友战死,胜利已成为绝望的泡影时,为何他还要固执地坚持飞蛾扑火的决定?精于权衡的阿周那不明白,将之归结为幼稚与愚蠢。正如他从一开始就不明白难敌为什么会恨自己,为什么会视般度族为仇雠。王位与利益也许是重要的诱因,贪婪与欲望是催化的良药,然而真正的种子是那也许连当事人本人都已经遗忘,但文字记载却不会忘记的那股主宰者他内心最强烈的情感。
  般度的儿子有着无可争议的继承权,那么持国的儿子呢?即使是睿智的维杜罗也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对更多的普通民众来说,持国本就不是理想的君主何况他的儿子。这样的结论并不容易让人接受,而怖军的欺压无疑让难敌更切肤地明白即使接受命运,在般度族的统治下受到国王之子应有的善待与尊重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当然,这不能说是怖军或是般度五子的错,矛盾的起源似乎难以溯及,然而结果显而易见。如果依照正法行事,他们的命运将取决于正法者的心情,作为臣子他们无理由诉诸道义,而作为弱者他们也休想谋求制衡。这样深深的无力感,在阿周那成长为婆罗多第一弓手后转变成了绝望,空有无尽的野望空有满腔的怒火,手中没有力量终究是一纸空谈。
  直到迦尔纳出现给了他这种力量,难敌似乎将他视作天神垂怜他苦心祈愿而赐下的至宝。以至于在这之后很长的时间,难敌都错误的认为将自己从恐惧与怨愤中救赎出来的钥匙掌握在他人手上。他玩弄诡计骗来了坚战的国土与财富,挑起战争寄希望于俱卢族的英雄能为他带来胜利,他招兵买马笼络人心试图凭借人多就能压倒自己的对手。正如阿周那讽刺的那样,一直以来难敌挥霍他人的财产,炫耀他人的武力,自认为得意却从未真实地面对考验,成就自己的功绩。
  可当他所依靠的人一个又一个倒下后,最终我们看到让他真正为他赢得世人的赞颂、身后的天国的,的不是那些外在的寄托,不是财富与施舍。而是他以一人之力阻挡般度族大军的勇气,是他用十三年勤勉磨砺出的精湛技艺,是他坚持正法战斗至死的刹帝利精神。他不再是面对欺压除了愤怒只剩下束手无策的孩童,也不再是面对欲望龟缩在他人身后只懂逃窜欺诈者,他的技艺令天神也发出赞美,令举世无双的大力士怖军也束手无策,在他面前也只能依靠非法手段取胜。他战胜了恐惧,战胜了天赋,战胜了一直以来笼罩在他头顶的阴云。
  “他以战场为祭坛,敌人为祭火,以自身为献祭,净化了自己的灵魂”。这个猥琐一世的恶人,在最后一刻得到了升华,成为了一个堂堂正正的刹帝利,而他原本以正法自居的敌人反而因对他的不公堕入尘埃,显得卑鄙可憎。在他死后天地变色乾坤失序,纷争的时代降临,刹帝利的荣光随着最后一位刹帝利的死去风化在时代的狂啸中。

  回想难敌的一生,尽管充满曲折与彷徨,然而一路上从来就没缺乏过亮点。若非身处“正法”阳光照射出的阴影下,他是说不出“江河的源流,武士的出身”那番振奋人心的演讲的,校场中专为他响起的欢呼声早已暗示了他身为王者的不凡之处。是的,对于某些人而言他一直是王,他是他们无可代替的王。黑天说他亲近恶人,然而恶人也是人,总得有人为他们言声。阿周那嘲笑他是懦夫,智者却说,只有洞悉自身局限的人才愈发珍视朋友的力量。迦尔纳宁可舍弃生命也不背弃难敌,难敌报之以临死前铿锵有力的正名。在牧场被敌人所救,使他痛不欲生,他的骄傲让他宁可选择自我毁灭也不愿背弃自己的欲望和愤怒。断腿之后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直到听到仇人遭到应有的惩罚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个人的一生也许并不善良,也许并不明智,但毫无疑问是精彩的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